欢迎访问星魂文章网
你的位置:主页 > 微小说 >

花落梧桐凤别凰

时间: 2019-08-19 05:42 | 作者:星魂文章网 | 来源: 星魂文章网 | 编辑:星魂文章网 | 阅读:

  虞华深爱着的,是他眼前这位舞姿婀娜,貌若羞花的如水女子——桃歌。而深爱虞华如同饮鸩止渴至死不渝的我——清漓,却是一个冷若寒冰、坚强如铁的暗卫……

  碧箫沧月,一琴一剑,从他带回我的那一刻,这两物便伴我至今,我的主上,他的父亲,教我琴棋书画,箫剑酒茶。他对我说:“清漓,你的使命,就是为虞华,付出一切!”我并无怨恨,因为从那个少年向我伸出手时,我便想要为他倾尽所有,只是为了,那一眼万年……

  琴音潇潇,拢抹捻挑,碧箫在我手中瑟瑟而鸣。桃花如雨溯溯落下,花雨中桃歌一舞倾城。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虞华手执瓷杯,细品清茗,眼神如柔柔月光全落在起舞的桃歌身上。

  突然忆起,在遇见桃歌之前,我曾为他弹过一首《相思引》。

  他说:“清漓,恐怕这世上真没有比你的琴音更醉人的了!”

  可现在,他醉了,醉倒在花海水乡,伊人身旁……

  一滴泪划过滴在弦上,微微蜂鸣般,不精通音律之人自听不出异样,所以那粉衣女子仍是款款水袖盈盈飞舞。

  但虞华温柔的眉眼却顿时一愣,他放下茶盏,转头看向亭子里的我,阴影里的我。他自是不见那泪颜,更不会动容。只一下,他便转过了头,却不在温柔的笑着,而是眉头紧锁,我知道,他——生气了!从此我心无杂念地弹着,以至于他从琴声里再无法参透我半分……

  曲终舞毕,他拉着桃歌的手向我走来。

  说:“清漓,一会到书房来一下!”

  随即转身离去,不留一丝感情,哪怕一分怒意,也没有。心里凄然,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虞华……”

  书房里檀香淡淡,清新幽雅,但是我还是不禁打了个寒颤,心凉,无法言说。?

  但我是他的暗卫,武艺超群,在他面前自不得有一丝怯懦。

  他终于开口了:“清漓,琴音中途略有铮铮之声,虽渺若蚊吟,但……”

  “回少主,无妨!”

  他一拍桌子,愤然起身,“实话,说清楚!”

  “汗落碧箫弦,闻有铮铮然!”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才坐回去,“辛苦你了,回去休息吧!”

  为何我仿佛看见他眼中有团希望之火被浇灭?

  “谢少主!”

  一跃,便出了书房,心里涩涩的,于是,我去了酒坊!

  我拿出主上珍藏的最烈的酒——千年忘,他说此酒难酿,却最能止殇!千年忘,一醉南柯,前尘仿若缥缈云烟,过眼即忘!打开酒坛,一股浓烈的酒香扑鼻而来,只闻香便有醉意,眼角湿润,我举起酒碗大口喝起来,情到深处,启唇唱出了那句歌词:“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呵,原来,我唱歌也十分动人啊,可又有何用?再好也入不了他的眼,住不进他的心!再次举起酒碗猛灌起来,终于,我也醉了,醉倒在八岁那年虞华带我回来的梦里,多希望,此梦不醒……

  虞华生来体弱,主上一身高超武艺却要面临失传,不禁痛心疾首。直到他看到我,他说我骨骼精奇,学武奇才,我被继承他那盖世剑法,得沧月剑称霸江湖,但我没有这么做,我留在虞华身边,只为护他周全。

  主上是护国将军,手握兵符,而所谓江湖上的武林盟主之位,他也唾手可得,如此一来,他的存在便威胁到天子和大多武林人士的地位及安危。他呈交兵符,远赴他乡寻找失踪多年的爱人,这又让圣上和那些江湖小生认为他图谋不轨,纷纷把矛头指向虞华。从此,虞华的所有伤害,都由我挡着、背着……

  他也曾怜惜我一个女子为了他一个药罐子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我笑:“为了你,值得!”

  他细心地为我敷药,包扎伤口,直到遇到桃歌,这一切都颠覆了……

  我曾无数次想要质问他:“虞华,你为何要如此对我?”

  但想想又觉得可笑,我只是一个暗卫而已,况且虞华不曾给过我任何承诺,我又有什么权利质问呢?

  五天,仅两碗千年忘让我昏睡了足足五日,也让我重温了一次过往。乏力睁开眼,揉揉眉心,便听见丫头若莲大叫“不好了”。

  “若莲,发生何事?”我腾的一下起床。

  “清漓大人,少爷和桃歌姑娘离开都四天了还没回来,会不会有危险?”

  “别着急,慢慢说,他们说去哪了吗?”

  “具体没说,少爷只说和桃歌姑娘去晋城游玩三日,可这已经……”

  沧月剑一提,我便冲出门跃马扬鞭而去,徒留若莲一脸震惊在原地……

  直奔邺城,幸而此地不远,快马加鞭也不过一炷香时间。御马而行,我在想桃歌的真实身份,一次无意发现她的掌心竟有一层薄茧,绝对不会如表面上一样弱不禁风,她一定不简单!

  “桃……桃家?邺城!十年前的伐城之战?”

  我渐渐理清思路,也愈发不安,原来桃歌接近虞华并让他爱上自己还是为了复仇!

  十年前的伐城之战,在我被虞华带回来的一年后,主上率兵攻打邺城,屠尽城中青壮年人,而老残妇幼全都被流放。那惨景,不忍直视……当时邺城首富桃家家主桃海雄也死在主上剑下,如今想来,那桃歌一定是其女!十年隐忍,终得仇报!可虞华是无辜的啊!

  赶到桃府我不禁震惊,高楼一座,幡旗“桃”迎风飘扬,一块门匾书“落花门”。

  一跃下马,破门而入,“咻咻咻……”无数梅花镖向我射来,只是,对于身手不凡的我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勾起嘴角,邪佞一笑,伤害虞华的人,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徒手接住的梅花镖又一一按原来的方向射回去,接着那藏起来的人来不及躲避全都摔下来,拔出沧月剑指着其中一个人问:“虞华在哪儿?”

  “哼,我是不会背叛……”

  话未说完,已被我灭口。

  “最讨厌(Meiwen.com.cn)别人浪费我时间!”

  剑锋一转,又指向另一个人:“说!”

  这人明显一顿,却不肯说,但就在沧月剑快要划破他的脖颈时他终于大叫起来:“我说我说,他在地牢!”

  见我挑眉,他又急忙补充:“到了内堂左拐第三间房内的大花瓶旋转一下就能打开石门!”

  “哦?里面什么情况?”

  “八个人看守,小姐在里面审问,里面机关密布,你要小心才行……”

  斜睨了他一眼,我问道:“身上有什么金创药?”

  他连忙掏出一瓶止血的药粉和一瓶止痛药,“就这些。”

  我丢给他一些银子:“离开吧,我不杀无辜,但别想复仇!”

  他连连称是

文章标题: 花落梧桐凤别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