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星魂文章网
你的位置:主页 > 微小说 >

一株坠落的花蕾

时间: 2019-08-19 05:25 | 作者:星魂文章网 | 来源: 星魂文章网 | 编辑:星魂文章网 | 阅读:

一株坠落的花蕾

  春天很美是因为春天充满了生机。大地有小草娃娃,树头有枝叶嫩芽,花园有花儿朵朵,还有蜜蜂莹舞,蝴蝶蹁跹。

  人们喜爱春天是因为花儿在春天争相吐艳。美丽的花儿仿佛春的使者,把春天打扮得格外妖娆万千。人们喜欢花朵,在花园里流连忘返,而我却更钟爱那娇娇嫩嫩的花蕾,因为花蕾比花儿更娇艳。没有花蕾,就没有那有花儿的姿态万千。

  花儿旁边有一株花蕾被绿叶半遮半掩,仿佛羞于见人。看到花蕾,我心不禁一动,渐渐地一段陈年往事浮上了我的心间

  我想到了小蕾,一株惹人怜爱的花蕾,清澈如水的眸子,花儿一样的脸蛋,一眸一笑都让人内心生出许多的疼爱。

  小蕾那年三岁,娇娇弱弱,腼腼腆腆。三岁的孩子正像小鸟一样欢快,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翻飞跳跃,让人疼让人爱的,可小蕾似乎缺了点儿什么,很少看见她在娘亲怀里撒娇,也很少看见她脸上灿烂的笑容。见人总是目露怯意,不敢和其他孩子在一起玩耍,一起嬉戏。

  真正引起我注意的是我搬家到某单位家属院里的那一天,我把东西安顿好后要去外面吃饭,在院子里看见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秋风吹起她那干黄的头发,还有两筒发亮的鼻涕,样子可怜兮兮。此时正是午饭时间,没人喊她,就一个人那么站着,她将拇指放在嘴里咗着,仿佛很饿,见我从窑里出来用怯怯的目光看着我,又目送我从院子里走出去。

  在外边吃完饭,我回到了家属院儿,她还在那里站着,似乎没怎么动过,见我回来,还是用怯怯的目光看我。我有些好奇,这么小的孩子,站了这么久怎么就没挪过地方呢?真有点儿不可思议。我手里正好有半块饼子,就伸手给她。她用眼睛盯着这半块饼子咽着口水,目光里显示出了渴望,还不时的抿一下嘴,而手却没有伸出来,我拉过他的手把饼子硬塞给她。进窑之后我透过窗户看见她在吃饼子,狼吞虎咽却又怕被人发现,四处瞅着看。我心里有点好笑,这孩子吃东西好像做贼,只怕被别人发现,看样子就像多长时间没吃饭,饿威了的样子。我心里起了怜悯之心,一边在家收拾整理一边不时地从窗户向外看着小蕾。这孩子站在那儿怎么就不动呢?大约两点多,我隐约听到了喊声,才看见她挪着怯怯的脚步向我对面的窑里走去,这时我大概明白了,小蕾是我对面邻居的孩子。

  等我和院子的邻居们熟悉之后才知道,这孩子经常这样站着被妈妈虐待。她父亲和母亲关系不和,不是打架就是吵架。男人和女人打架当然是女人吃亏,她妈妈性格又内向,被打之后火儿发不出去就迁怒于她,因为她长得很像她的父亲。

  一天,对面窑里传来小蕾一阵阵的嘶嚎声,我听着有点瘆就赶紧来到小蕾家门前,只听见里边传来啪啪的抽打声,原来她妈妈正用什么东西打她,她一边痛苦地嚎着一边说:妈不敢了妈

  到底为什么这样打孩子?我真有些于心不忍就推门进去,只见小蕾被妈妈压在床边正用一根手指粗的棍子抽小蕾的屁股。怪不得孩子哭成那样?我赶紧上前阻拦:小蕾妈,孩子还小,别把孩子打坏了!

  你是谁?我打自己的孩子关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儿?我是老师!说着夺下她手里的棍子。这时,我四下张望,发现这个家就不像个家,简陋的不像个样子,用家徒四壁形容一点儿也不过分。小蕾妈戴着一副近视镜面无表情地站在床边,气愤的说说了句:坏东西,吃个饭还不好好吃,把碗扣在地上。

  我随着小蕾妈棍子指的方向看去,见地上的一只碗已经摔碎,碗旁边还有一些菜,一些没油水的菜。我心不落忍就说:算了,孩子还小,饭倒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她也不是故意的,还是让孩子吃饭吧?

  小蕾妈没说话,我回头瞅了一下煤气灶上的锅子,里边已经空了,怪不得小蕾挨打呢,原来饭本就不多。小蕾站在原地不敢动,只是可怜巴巴地看着地下的菜。我看孩子可怜,就拉着她出了门来到我屋。看孩子饥肠辘辘的样子,我把锅里的菜热了一下又给孩子拿了个馍。开始她不敢吃,在我的劝说下才张开口。吃完饭我跟她聊了起来,她很胆小,说话总是怯怯地,问一句说一句。我问她:妈妈为什么打你?

  我把饭倒了。

  是故意的吗?

  不是,我妈打了我一下,我没端住。

  你妈妈经常打你是吧?

  她看着我没说话。

  哦,你爸爸常回家吗?

  不回家,我妈说我爸爸死了。

  哦?!

  从孩子的话语里可以体会出他母亲心中隐藏的深深的恨。我没再多问,看着孩子胳膊上一绺一绺的红色印记,我想,屁股大概也一样。我的心一阵紧缩,这么小的孩子就因为母亲的个人感情问题而遭罪,让人心里痛惜。

  邻居们说小蕾的母亲性格很内向,自从搬来这个院儿,都没和人交往聊过天,大家对她也不怎么了解。

  一年前,小蕾的父母打了一架后,父亲就搬走了,再也没回来过。婚姻的打击让她神经有些崩溃,她经常把自己关在屋里,白天窗帘也很少拉开,屋子里经常能传出孩子被打的惨烈的哭声。开始大家还去劝,结果被她说得很难听,时间长了,大家也就不再去劝了,只能听着小蕾的嘶嚎而不敢进门。听了这话,我心里有了一丝隐隐的担忧,小蕾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将来孩子的心灵难保不会受伤扭曲?

  一天中午,我下班回家正在做饭,忽然听到院子里一片嘈杂,紧接着传来小蕾恐惧而撕裂的哭嚎,我急忙关了煤气灶跑出门外循声望去,小蕾妈正站在窑背顶上双手像提小鸡似的要把小蕾从窑背上往下扔,一边往窑畔走一边说着:反正我不想活了,我先把你扔下去,我也跳下去。

  她这一举动吓出了我一身冷汗。

  大家在下边着急的喊着:小蕾妈,你冷静一下,不敢吓唬孩子,把孩子吓傻了!

  小蕾妈,你快把孩子放下!

  小蕾妈?????

  院子人的喊声似乎不起什么作用,她依然提着小蕾不肯松手。一这时,个年轻人正往院子里走,看到这情景急忙上了窑背,我在下边大声喊:小蕾妈,你不要啊,把孩子扔下来你是要坐牢的,小蕾妈,你冷静些,不敢做傻事啊!
文章标题: 一株坠落的花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