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星魂文章网
你的位置:主页 > 微小说 >

想要有个家

时间: 2019-08-19 05:20 | 作者:星魂文章网 | 来源: 星魂文章网 | 编辑:星魂文章网 | 阅读:

安华市不大,一座气派的大楼矗立在一个阔气的人民广场旁,构成了标志性景观建筑,一下子就提升了城市的品位。这座刚刚竣工的第一高楼——安华大楼,楼高38层,借鉴了马来西亚双子塔大楼,两座独立的腰部由天桥相勾连的塔楼,像两根巨大的玉米棒,含有回归自然的理念,又体现现代化的风格。

  在第一大楼开房屋介绍所,能产生最大的广告效应,这自然逃不过古来就受功利派学说熏陶,又被称为 “中国犹太人”的眼光。还等不到正式竣工,转眼间,大大小小的房介所已在安华大楼的裙楼一、二层,挨挨挤挤闪亮登场。大店称住房信息中心,闹腾得好象到了芝加哥的期货交易所,超大型电脑显示幕墙,恍若正划过一道道闪电,变幻着雷一样的数字,笑声和叹息随即在大厅里汇成嘈嘈杂杂的雨声。小店一桌一椅一块黑板,客户一样不少,只是各各在不露声色地签写着房产转让协议合同,与店门外喧闹的广场形成对比。门口,许多猎奇的猎鹰的猎色的眼光直往店里探,一细眼老者只抬头望天,一语道破天机:“你看看,个个都是拖儿,假买假卖,翻高房价,引鱼上钩。”一付黑框眼镜正摇头感叹:“伪市场经济这双无形的黑手,正翻腾起房地产的泡沫。……”一张年轻的苦瓜脸愤愤不平道:“炒炒炒,炒光了现房炒期房,炒光了期房炒地皮,炒光了地皮炒指标。把人都炒了吃光了才叫好!”

  大楼下广场上,人群像抢食的蚂蚁越聚越多,简直比开国大典还要热闹,那兴奋的神态仿佛会打天上纷纷飘下空中的楼阁来。“看西洋镜哦!”人群那边突然嚷开了,只见一妙龄女郎,一边唱起忧伤曲调:“想要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在我受惊吓的时候我才不会害怕。...”一边合起双掌把脸蛋贴上去,侧身做出安然入睡的姿势,神情仿佛陶醉在温馨梦境!……突然拔高了音调,接着咯咯浪笑,女郎开始扯掉衣裙,浑身花枝乱颤,一对大白兔在胸前蹦蹦跳跳……接着又是劈开一字腿,又是金鸡独立压腿过顶,接着倒立做出柔术的高难度动作,修长的大腿比玉还白腻比水还柔美,又活如萋萋草地游出一对灵动的白蛇,咬住了围观的眼睛!人群的脖子似乎都被无形的手给拔苗助长着。疯美人,疯美人!人群哄笑着,罪过!罪过!人群又叹息着。

  “安华大楼不平安哪!”看门老头一股似乎把世事看透的腔调:“半年前不是有人跳楼吗?好好一个青年,从十八层飘了下来,头都扁了。”

  桃花溪村,村如其名,一条小溪隐匿在重山之间,仿佛在时光之外流淌,出奇的是,溪流两岸桃花四季盛开,更不似寻常桃花那种姹紫嫣红媚俗的笑容,朵朵洁白仿佛逸尘的白衣仙子,在清溪里浣洗着白皎皎的倒影,芬芳的笑脸却被潺潺的小溪无意间泄露给外面的世界。吴放和白洁就在桃花溪边长大,孩童时玩过过家家,打小学到大学都是同班同学,像是上帝安排一对天生良缘!吴放多愁善感但有文才,情诗字字都写在了白洁的心坎上,他喜欢把白洁比做这家乡娇媚而又脱俗的桃花:你是洁白的桃花,我是清静的溪水,你的笑容只印在我的心底,我的生命只在你身边快乐地悸动吟唱。白洁,长得像名字似的白洁,试想王祖贤般的修长大腿、贾静雯的明眸皓齿如雪肌肤揉进小龙女的气质,该是怎样的无可奈何的美!一朵独占群芳的校花,一颗学校舞蹈团的明星,当红的市旅游形象小姐!追求者如蜂群嗡嗡涌向阳春的桃林,白洁却总是素面朝天,回答都是这几个字:白色的桃花只在家乡清溪旁舞蹈。

  毕业后,吴放、白洁都报考公务员,笔试双双名列前茅,说不清是吴放是乙肝大三阳还是白洁没有背景,到头来双双白忙一场。后来,二人合计开了一爿文印店,两人都不擅长拉关系,幸亏服务热情日夜操劳,加上文笔好,免费给修改文稿,生意还过得去,五年下来连赚带抠,包括白洁没买过一样化妆品(幸好天生丽质),居然也攒上了二十来万。积了钱干啥,买房子呗!鸟也有个小窝,没房子将来连孩子在城区读书也没资格!吴放更有解不开的买房心结,八年前父亲为供吴放的学费,把唯一的新屋给卖了,要知道这是父母不知辛劳多少年,像鸟筑巢一样一石一木累积起来的,而如今父母是占了自家的牛棚而居的。我这辈子一定得让父母住上好房子,吴放常常咬紧牙关暗暗想着默默奋斗着。

  接着,他们就开始了和八年抗战,红军长征一样艰难的买房征程。他们时时穿梭于房介所,但每每失意而归,扁扁的钱袋怎么能赶得上房价那越飞越高的气球!忽然有一天清早,白洁连唱带跳地告诉吴放:报上登了,安民小区15000每平米,全市最低价!今天上午就开盘!快排队去!吴放扔掉饭碗,飞奔而去,只见这家巍丽房开公司的展示大厅里外已拉起一条长龙,如童话里城堡一样漂亮的楼房模型此时却赫然亮着均价18000每平米!回头看看门外的人潮还直往里涌,吴放管不了三七二十一赶紧抢先排入队伍再说。挨到傍晚还没开盘,到第二天深夜仍然不见开盘的迹象,这时前队出现混乱失控,争吵打架声警车呼啸声汇成雄浑的交响曲。第三天上午终于开了潘多拉宝盒,精致的模型上赫然又变成了均价21000每平米!正当吴放被这里大跃进放卫星一般的房价忽悠得晕头转向无法取舍的时候,传来了白洁的哭喊声:你妈妈严重肝病,突发大出血!吴放赶紧提起钱包打车奔医院而去……

  五十天的抢救和治疗外加医生的红包,把吴放积攒了五年、眼见就要到手的房子给耗费殆尽,更令他后悔跺脚的是,房价在五十天之后竟然几乎又翻了一番!买房子?下辈子去吧!吴放是孝子,他清楚,母亲都是为了他操劳成疾的,为母治病救命,这钱花得天经地义!现在,他能做的只有唉声叹气:天道不公,天道不公!身体日见消瘦, 还落得个抑郁症。

  白洁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一整夜的眼泪湿透了枕头,第二天清晨,她神态木然,失神的眼光傻傻定在吴放脸上久久不肯移开,终于咬了咬嘴唇挤出细如蚂蚁的声音:我一定得把房子给挣过来……

  一年过去了,吴放也不见白洁拿出什么特别生财之道,只见她变得神情难掩憔悴,眼神几许哀怨,却总显出一丝有把握的口气。

  突然,在一个冬天的深夜,朋友把一个烂醉如泥的白洁送到吴放房间,只见白洁又哭又笑又咳嗽,更像受伤的小白兔不住地颤抖,竟然似精神完全都崩溃了,她神志模糊中向吴放吐露了一年多来辛酸的秘密——
文章标题: 想要有个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