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星魂文章网
你的位置:主页 > 微小说 >

枫林晚

时间: 2019-08-19 05:20 | 作者:星魂文章网 | 来源: 星魂文章网 | 编辑:星魂文章网 | 阅读:

【一】

  我是被秋风吹落到这座小城的。就像一片落叶,不能掌握风的方向,只能任其将自己带向哪里。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睁大双眼,在一路走过的尘土飞扬中,丢下青春的迷茫。

  没有人知道我心里想什么,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心里盛着多少心事,连自己的母亲都不会懂。母亲!我懊恼地转过头,看向车窗外。这一路刻意保持着无语,似乎任何事情都与自己无关。然而,不得不承认,无论我怎样沉默,我已然纠缠其中,不能挣脱。

  母亲一遍一遍看过来的目光,在我的脸上扫来扫去。她想看到什么?我想,母亲从没有懂过我,否则,她也不会执意搬到这个小城。

  站在陌生的土地上,秋风吹乱我细软的头发,那抹红也随之落入眼底。我的确是被那片红云吸引着,以至忘记了身在何处,仿佛又回到给了我二十年记忆的地方。这片枫林根本算不上林子,只是几棵枫树而已,围在一座高墙内。几片红叶被秋风吹落到墙外,落在青黄相接的枯草上格外醒目。

  拾起一片红叶,细细端详。就是这些精灵,让深秋的枫树不是树,而是一个个火红的灵魂,在夕阳下辉煌着。一棵树的存在,就如同一个人在世上的存在,偶然中的一种必然。秋末的凉薄,与那片夕阳嫣红同步的辉煌,热烈地碰撞。站在凉薄与热烈之间,我的思想在那一刻,停止了。

  “晴天,过来搬东西。”我回过头,看到母亲已经走进一个小院子里。那是我们暂时的家。

  我没有动,眼睛依旧直勾勾地看着头顶的红叶。夕阳透过缝隙斑驳在身上的影子,像是一团火焰,隔着秋风中游走的那抹凉意,一点一点,温暖着我。没人知道,这点温暖对于我来说,是何等的珍贵。

  我的目光已经透过这片火红,看向遥远的地方。那是一片真正的枫林,每到深秋,就如着了火一样燃烧着。映红了天上的云,也燃烧着每一个走近它的人。有个落寞的身影,总会在傍晚时分走进去,直到那团火焰渐渐熄灭,黑暗便来了。

  那是父亲的身影!我总会在枫林的边缘,等待着父亲,不管母亲在远处一遍一遍地呼唤。黑暗中,我期待那双大手,紧紧地包裹着我。那是一双只属于父亲的手,粗糙且厚实。

  “晴天——”母亲又叫了。

  转身向母亲走去,将那丛红林转到背后,也渐渐走出那抹温暖。我的手就是那样一点一点从父亲的手里抽走的。我清楚地看到父亲眼里的痛苦,那片红云在他的眼里像点燃的火。我看见了。然而,母亲看不见。从始至终,母亲和父亲的目光都没有任何交集。

  离开就离开了,我就是一片落叶,至于落在哪,不是我说了算的。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到母亲的目光在前面的枫林上方停留片刻,一道亮光在她的眼里稍纵即逝。她的嘴里轻轻地嘟囔着,但是我没有听清说的什么。

  望着母亲的背影,我想起父亲说的话:“有些人,只是你生命里的过客,有些景,却能成为你生命里的永恒。”懵懂的年纪,这些话曾让我云里雾里,不懂父亲眼里的怅然,而现在想起来,这话就像夜里朦胧的月光,洒落一地凉薄。父亲的景是门前的枫林吗?还是他的画里的枫林?过客又是谁?是那画里面若隐若现的背影吗?还是母亲?

  那是一身红衣的背影,和深秋的枫林浑然一体,如果不是一头浓黑的长发在风中飘扬,没人会看出那是一个背影。那个背影和母亲极其相似,我一直以为那是母亲的。然而,从父亲看那个背影的目光里,我读出,那背影不是母亲,而是另有其人。

  “晴天,愣着干什么,快点搬东西。”母亲顾不得掉到地上的东西,抱着一个花瓶向院子里走去。对,那个背影给人的感觉是宁静的,仿佛她面前不是激荡人心的红枫林,而是一潭让人心神宁静的湖水。母亲,不仅说话时的表情,就连她的背影都给人一种焦躁的感觉。——就像现在。

  我回过头,看了一眼高墙上头那丛红枫。夕阳的光线在枫叶间穿梭,那团火,红得高涨,红得透彻,如这深秋的季节,释放着激情和希望。也许,对于母亲来说,离开父亲是对的。但是,我一直认为,母亲从未了解父亲。那片枫林,在我的记忆里,是属于父亲的,母亲从未走近过。而谁对谁错,似乎已不重要,就像自己,这片叶子落到哪里也不重要。

  其实,我早就看出母亲的此次搬离是在躲避,躲避父亲,或者,是躲避门前的枫林。然而,命运似乎也很让人觉得可笑,母亲躲来躲去,只是躲开了父亲,却没有躲开深秋时飘红的红枫。尽管它们生长在别人家的院子里,但是,它们一样会越过高墙,飘落到人的眼底。

  一阵秋风吹来,红叶漫天飞舞。我背起书包,紧攥着手中的红叶。今后,我的岁月就要交付给这个小城了。这里没有父亲,却有几丛枫树在夕阳下辉煌着。再一次看向枫树,我应该感谢命运,因为这些红枫,也许,我的人生并不是想象的凄然。

  然而,有谁能躲开命运的安排吗?——不,谁都无处可逃!

  【二】

  小城的夜很安静,像一个陷入沉思的女孩,一会儿暗淡了目光,一会儿闪亮着眼睛。

  我走在白天看见的那道高墙下。头顶上,淡淡的月光,穿透越过高墙的枫树枝桠,将树影铺洒在墙上、墙下。我在树影里茫目地走着。这样的变迁对于我来说,不能不说是人生的又一个转折。我舍不得父亲,却又不愿让母亲伤心。原想着,我是父母之间的那道牛皮筋,无论他们怎么拉扯,都不会扯断这个家庭的完整。然而,没想到,父亲放手了,任母亲离去。我的长大,并没有让这个家保持弹性,而是被岁月无情地剪断了那根连线。

  拾起一片红叶,看着皎洁的月光,除了轻轻叹息,我想不出要为父母这段渐逝的情感做些什么。世上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而人生中,谁也不能重走一回经年的光阴。假如有,假如能,那又会是怎样的一种结局呢?无人知晓。

  转身离去的瞬间,一个高大的身影,从月光中走来。站在树影里,我看出那是一个男孩子。这个世界如果有一瞬间只属于两个人,那么这一瞬就这么发生了。月光下,那双眼睛像是两颗星子,闪动着熠熠光辉。

  那个影子从我的影子上叠过,引起我心里一阵小小的悸动。这个小城小得没几个人影,他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文章标题: 枫林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