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星魂文章网
你的位置:主页 > 微小说 >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时间: 2019-08-19 05:20 | 作者:星魂文章网 | 来源: 星魂文章网 | 编辑:星魂文章网 | 阅读:

“如果你没病的话,就给我过得正常些。”

  大叔的话丢落在木桌上,语气颇带威严,有点警示钟的样子。

  “噢。”阿呆蚊子叮咛的声音回应着,头也不抬。

  埋低着头颅在桌上整理着一些寄存卡片,小心翼翼地对号入座,将一些已经写上了故事,梦想的卡片放进信封。染上涂蜡,就像一个宝藏般地封存起来,等待到哪天,他们的主人一起过来揭开。

  甚至可以寄存爱情?或者较为象征性的珍贵物品。寄存爱情的形式需要两个人同时在场才能打开,如果若干年后,其中有一个人失约,不能再现场,那么将因为权限不够,无法打开那件放神秘的珍贵物品的匣子。在只剩下一个人来见证的情况下,物品将归杂货铺。

  或许,爱情,就是那般的无法预料。

  可,依旧还有很多情侣们愿意下这个赌约。有的赌一年,三年,五年,更有的赌下了十年,大叔说十年的老客户,将来会送神秘礼物。

  “喂,等等。那对铂金戒指,分开包起来吧。”大叔那指使的语气颇为慵懒,甚至夹带着一丝轻蔑。

  那对铂金戒指可是刚刚走开的情侣寄存的幸福的见证礼物,他们相约着三年后再一起过来领取,且男的到时会跟女的求婚。

  “到时候,给那女一只戒指,仅作纪念吧。有些痛就必须要刻骨铭心。”大叔自顾自地安排着,且不论阿呆到底有没有听见他的吩咐。

  刚刚走开的那对情侣,来到杂货铺寄存他们的爱情。男的俊俏女的貌美,哪怕陌生人一眼都觉得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或许这种旁人的幸福冥冥中,会触及他绪,撩动着不相干的回忆,那对恩爱的小情侣好像还在争论着以后要生个女儿还是儿子。

  甚至甚至还让在一旁记录故事的阿呆投票参与,说说到底女儿好,还是儿子好。

  呵,这样拌嘴的画面好像真的有过,阿呆与不二姑娘也曾争执过,一个要女孩,一个要男孩,强烈的既视感,熟悉得不忍忽视,鼻子有点微酸。

  阿呆低着头,愣了几秒,强行把私人感情驱除一边,认真工作,继续记录他们的故事,登记好寄存日期,与合法拥有人的名字。

  或许,当时闯入脑海里的是一个念想。阿呆望着客人递过来的那对铂金戒指,有没有可能一天,不二姑娘的无名指也为阿呆戴上一只。

  阿呆想要在杂货铺里寄存着,寄存了关于他与不二姑娘的故事,他用时光去贩卖未来,赌着那毫无期限的爱,哪怕输得一败涂地,对于不二姑娘,他也认了。

  “他们,不会在一起。这点我深信不疑,要不要,打赌!”大叔那狡黠的眼神仿若可以吞得下一只兔子。对,他就像一只猥琐的老狐狸,且还精通算计。

  “赌,哪怕输。我也想知道答案。”阿呆有种任人宰割的大无畏精神。

  大叔从兜里摸出了酒壶,悠哉悠哉地饮上一小口,眼神打量着娓娓泛光的戒指,缓缓道:“这对情侣,或许感情目前还算稳定,可不一定能长久。男的太过于宠溺女方,甚至女孩已经习惯依赖了男的存在,两者之间达不到一个平衡态,必然会有矛盾。”

  “且,你注意到吗。男的拿出戒指,并没有打算三年后向女的求婚。可因为女的临时起意,结婚就这般儿戏?起先男的只是发愣,后来几乎完全赞同女的。太过附和,牵强,男的,估计已经有些厌倦跟那女的在一起了。”

  “ 然后在他们在讨论那些在一起的时光,女的眉飞色舞,眼神里无处不流露满溢的幸福,她骄傲地拥有这些回忆,可对于男的,他的表现过于平淡,甚至好像跟他无关那般。”

  “  简单几点大概就足以推断。细节的,还有好多好多。少年,你可服?愿赌服输的话,那就把这几天的衣服给洗了。阿荨不在的日子,你就多吃饭,多干活。”

  “对了,大叔偶尔也兼职算命。如果把我那几个内裤顺便也洗的话,不介意给你算算你与不二姑娘的姻缘。”

  最后一句话是大叔离脚踏门说的,因为大叔发现阿呆很好骗,智商明显被拉低。

  冥冥之中,注定便是宿命。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这里是大叔的杂货铺,贩卖时光,希望,快乐,幸福,梦想。

  欢迎各类吐槽,苦水,心事,苦难与挫折,分享一点一滴的小幸福。
文章标题: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