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星魂文章网
你的位置:主页 > 散文 >

描写桃花的优美散文随笔

时间: 2019-08-18 21:52 | 作者:星魂文章网 | 来源: 星魂文章网 | 编辑:星魂文章网 | 阅读:

  雨下桃花的美,是多么的自然,桃花打开了花苞,花苞竟然闪出珍珠般的亮蕊。下面是美文閲读网小编为你带来的描写桃花的优美散文随笔,希望对你有所启发。

  描写桃花的优美散文随笔篇一:桃花入命

  只为寻得你一丝气息,我翻遍十万大山,淌过千条河流。只为与你倾心一恋,我为你滞留红尘舞尽所有的深情,只想你许我一世的执着,许我一生做你心尖上的女子。

  ——-题记

  那世,你青衫布衣,于人间里怅望,三千繁尘中谁是那只独为你而舞的白狐?我,便是你眸中那一波盈盈秋水,在你不经意的转身处滴落尘埃,你绝尘而去,我伤心欲绝。

  于是,我辗转千年,只为寻得你一丝气息。红尘里颠簸来去,想你已然不再记得那世里那一波为你动情的秋水,有多少记忆早在轮回之门里烟消云散。我寻遍这山山水水,终不见那时那个执卷夜读的书生。

  佛说我不该再在这人间里停留,我,该去寻得一隅清静去修行。世间万事总有定数,许我与你终是缘尽红尘,带着千年的不甘我再次苦苦哀求,求佛再赐我一世的尘梦,许我化身女子,若再与你无法重逢我便黯然离去,从此再不踏人间一步。

  总是记得了我们相逢的那个场景,总是会念念不忘着那时你的深情款款,总是会在记忆里一遍遍打捞着你说过的那些话,总是醉在了那个五月里你为我植下的梦。

  那些打马而过的喜怒,就这样被我一页一页地翻来翻去而从不知疲惫,那些种种是我此生最大的快乐,总是无数次地站在此岸遥望那个有你的地方,在心中无数次地呼唤着你的名字,然而,许你我还是缘份太浅,那世里我不过是你眼中一波卑微至极的秋水,缘,不过如此。

  是佛感念了我千年无悔的追寻,才赐我与你今生相见,纵是隔了一岸相思,纵是日夜被情灼疼,我,依然笑靥如花。寻你太过辛苦,于是那么想攥紧你的手再不松开,即便是隔了千年的时光,你依然是我心中不变的执着,我为你而来,又怎会弃你而去?多少次在我落泪的心中你可曾读懂了那一滴一滴泪水的期盼?你可曾读懂了一个女子柔软的心事?

  焚尽一世的痴情,只为你。落花为诗,流水为韵,这字这句,哪一个不是为你而写?风为媒,雨为情,哪一滴又是不为你而落?当一个人把另一个人填满在她世界的时候,她已然再找不到来时路,亦不会再为自己留下什么后路,画地为牢,此生不换。

  一个人,一座城,你便是我这一世永不走出的城,早已说过直至生命的完结我再不会为谁动情,再不会为谁落下一滴伤情的泪,一个女子的心要多么坚强才能承载得起这世间那么多的离愁别恨?而我已厌倦了这尘世里的分分合合,也已惧怕了那数计万计的伤害。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情不知所起却一往情深,痴不知为何却痴心不改。而我除了乞求一场不死的爱情又会奢望些什么?用我纯粹的爱真的能换得了你一世的不离不弃吗?

  这浊世,终非我之喜爱,独爱了你眸中那份清澈,犹如那个时光里怅望红尘的眼神。而这世间的情有多少又经得起时间的打磨?悲凉的叹息刺破心房打碎了层层的誓言,又有多少人跌坐在这万丈红尘的深渊里悲情四溢。

  佛要我尝尽这红尘里的苦,许是佛要我惧了这红尘,了却了这一世与你的尘缘便要我静心去修行,那么,这一世,可否许我一个至极美丽的梦?不枉我千年的深情?那么,这一世,可否让我永远做你心尖上的女子?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楼台,望断天涯路!天涯路,你可曾轻轻走来?

  描写桃花的优美散文随笔篇二:桃花三月

  那时,天气刚刚转暖,小镇街边的桃花吐出了粉红色的花瓣儿,她穿着一身灰色的西服从小镇经过。风儿轻轻吹拂,却没有一片桃花飘落。她立在那一株桃树前,看满树桃花竞相绽放,看蜂儿蝶儿乱舞其间。人看得迷了心窍儿,再抬眼,就看见了隔过桃花的一张脸,瘦削、帅气、大眼浓眉。他也隔过了桃花看她,与她四目相对,她张张嘴,好像要说什么,却见他一摆手,冲她,就转身离开了。

  她也旋即转过身去,与他背道而驰,这一去就是一生的时光。

  这期间,她嫁人生子,经历过贫困、大病的折磨。乡间生活的单调、农田的劳累,依就改变不了她对隔过桃花的那张脸的记忆:瘦削、帅气、大眼浓眉。

  等到她经过小镇,便想到了那年身着灰色西服的自己;再经过小镇,依旧是桃花艳艳的三月,仿佛有幽香沁入心脾,仿佛隔过桃花的那张脸还在,依旧冲她摆了一下手。

  就如当年的华丽转身一样,小镇桃花也贮存到她永恒的记忆中!那年那月那日,隔过三月桃花的一张脸,瘦削、帅气、大眼浓眉。她知道,一生的一次相见,相见后的永别终生,爱、思念、无悔。

  她没有后悔落户于乡间,因为离乡间不远的那个小镇有株桃树,那年那月那日,正好艳艳地盛开,隔过桃花的那张脸让她欣赏并陶醉了一生。直到老去,她依然对此念念不忘!

  描写桃花的优美散文随笔篇三:桃花与诗歌

  文诗歌疯子

  一颗树开红了,不为我的今生,亦不为我的来世,开得如火如荼。在二月,我相信南国有这样的花树,正生机生勃勃的开在某个人家的门口,或者在田园路口也未可知。这一树花朵如此娇艳夺目,与枣翅交相辉映,相对成趣。远方的田野树丛若隐若现,也许,还有一些景色未有写完。

  一曲流水环绕而过,云山雾水,仿佛画家醮满了这潺潺流水,泼墨于纸上,一挥而就,或者吟哦作诗,时尔高亢激昂大千的一个世界,时尔低沉悲催一个菩提的心菲。一路上连绵绕行,心伸向了远方,我问远方,可有这美丽的花朵?

  桃花若梦,梦一般的仙景,让人心儿怦然一动,一个姹紫嫣红的时光呈现在眼前,让人想起来青春年少,无忧无虑。

  醉人的熏风或许太过淳厚,绵甜如若美酒一般的让人品尝,二月,我相信还有杏子开满南国的山山水水,大街小巷,不信你看,这几朵姊妹花相伴相依,开得菲菲然然,站在了春的枝头,含露欲滴。那玲珑剔透的花骨朵粉突突的让人怜爱。

  记得古代有个故事,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讲的是一个优美的爱情故事,我想此情此景色大概和这个差不多吧。

  我仿佛看到一片桃林掩映着山坳,茅屋露岀一角,眼前蔚然的桃林,缀满枝桠,香风袭人,我相信这个世界也许就有这样的人家,古朴典雅,幽径伸展,篱笆围绕着左右,或许门口还有一位兰香酥手的女子题写着一首《咏梅》以示心迹。

  可惜故事必定太过遥远了,这样的奇遇人人未必都有,即使有了,你也未必懂得珍惜。人生就是这样,花开花落,花落花开,一样的开花,一样的结果,生命必定只是一个过程,终会从怒放开到荼蘼,从欢喜开到心碎。

  争花不待叶,密缀欲无条。傍沼人窥鉴,惊鱼水溅桥。苏轼的这一首桃花诗写的是一个人的心境,在桥头并非只有看水中的鱼儿,其实只是为花而来,并非只有鱼儿惊溅桥头,惊叹的更是自己,日复一日,年华悄无声息,如花如烟,一半落水,一半枝上。

  说起桃花,不能不说起唐伯虎,唐伯虎的《桃花庵歌》更是肆无忌惮的渲染了桃花,把桃花诗歌推向了一个高地,他的诗风如痴如歌,综合了民间许多音乐元素,不为王候将相折腰,只为桃花树下老死,展示了一个诗人的高贵品质: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若将富贵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坐下来,一壶浊酒,眼睛湿润了,许多话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唯有听一曲短笛聊表心意,望上苍风卷云残,一衣带水,那山峦曾经如若青莲一般,苇子仿佛延长至河畔,我想那儿也许有一方水土可以生活,桃花一定缀满枝桠。桃花是每一位诗人梦寐以求的世外桃园,花间一壶酒,露湿眉半份。长歌无诉处,短笛向东风。这曾经是一位诗人由衷的无奈,与其说是一种低廉的洒脱,不如说是一种高傲的沉伦。

  东风西风三千风,一韧一韧心又痛。安得桃花十里渡,柳如盘丝梦如空。

  东风西风不知道会留落那少,桃花十里,那姹紫嫣红的花朵,如若盘丝的美人,不知何处,流水无暇顾及,落花似无意?还是流水太无情。

  梦里花开无颜色,满眸细雨销城北。寒风且驻马店外,借我清苦入药侧。

  梦里梦外,一场风雨,邂逅正在盛开的花朵。是花儿不知寒风之苦?还是寒风不知怜香惜玉?满眸子的泪水和苦涩,苦也无语,笑也无语,只把春来著,莫为争春来。

  这也是我写的另一首桃花诗歌,我想除了李白喝醉了能有如此之笔,还有谁能有这样的才华?可惜我不是李白,我只能作一作李白的梦而已。天下有才能的人何止千万,每个人就像是苍海一粟,即使你如何地挣扎,也会消失在浩瀚文学的海洋里。我们可能会忘记一个人,一个曾经熟悉的面孔,可他优美的诗歌却留传于千古,我悲伤生在这样一个时代,一个被金钱腐蚀的时代,一个靠拉关系投票决定诗歌优劣的时代,一个诗歌即将被遗忘的年代。

  切不说那些个不自在,人皆是红尘中的一粒沙砾,谁也逃脱不了喜怒哀乐与悲欢离合的情绪。李白乘舟将欲行,突闻岸上踏歌声。桃花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这是李白的诗歌《送汪伦》,将一个淳朴的船工与桃花紧紧地结合,桃花不只代表美丽的女子,也代表着一份浓浓的乡土之情。潇洒的诗人,憨厚诚实的船工,碧绿碧绿的桃花潭,形成了一副美丽鲜明的山水画卷正向我们速速展开,试想一下,白云悠然而过,还有许多的飞禽,也许还有美酒相送,那岸边一定停留着许多留恋的目光,桃花一定红透了那个岸边儿,桃花成就了李白,李白也成全了桃花……

  桃花帘外春意暖,桃花帘内晨妆懒。帘外桃花帘内人,人与桃花隔不远。

  东风有意揭帘栊,花欲窥人帘不卷。桃花帘外开仍旧,帘中人比桃花瘦。

  花解怜人花亦愁,隔帘消息风吹透。风透湘帘花满庭,庭前春色倍伤情。

  闲苔院落门空掩,斜日栏杆人自凭。凭栏人向东风泣,茜裙偷傍桃花立。

  桃花桃叶乱纷纷,花绽新红叶凝碧。雾里烟封一万株,烘楼照壁红模糊。

  天机烧破鸳鸯锦,春酣欲醒移珊枕。侍女金盆进水来,香泉影蘸胭脂冷,

  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泪。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

  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飞人倦易黄昏。

  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栊空月痕。

  这首《桃花行》岀自曹雪芹的手笔,借林妹妹之口吟岀,诉说自己的悲凉。桃花帘外春意盈然,桃花帘内人比花儿更瘦,东风揭开帘栊,只觉得世界更是空空如也。人依栏杆,日尽夕阳,杜宇泣血,月光朦朦胧胧,使人倍感伤心。诗人心情如是,自是不必细说。

  碧玉般的山峦,仿佛隐藏着无法数量的故事,从古到今,有多少文人雅士,就会有多少名山大川,有多少痴男怨女就会有多少桃花盛开。从桃之妖妖,灼灼其华(诗经)写到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白居易)。从茫茫天意为谁留,(李咸用),写到好香和影上衣襟(李中)。从花在舞楼空(许浑),写到繁极欲相重(薛能)。从年年岁岁花相似,写到岁岁年年人不同(刘希夷)。

  桃花盛开,从遥远的南国戛然而来,你看那漫遍野的草丛和着花儿怒放,花儿好似少女的面容羞羞涩涩,云霭从山边儿姗姗而来,山依着云,云伴着花,你浓一浓,我浓一浓,浓岀一个春情。诗人天之宇宙,用他独特的笔逐和视角,为我们写岀一首美丽的诗歌:在春天里/我看见一朵朵/桃花/开得娇美灿烂/山岭间满是红色柔情/哦!它是诗的灵瑰/光的歌者/为我激起了万丈汹涌的文字/于是。我在春天里寻找春天/春云,投影在我的波心/心绪。漾满爱的风情/一首小诗。和你的笑/与三月的琴曲缠绵/慢慢从心里出土。发芽/悠美地穿舞在庄稼地/欢乐歌吟/在青绿色的田野上……

  春天象极了一位醉酒的美人,面色绯红,若给你一个回眸,一个微笑,只一个转身,便也黯然销魂。桃花飞舞着,轻盈的宛若她粉红色的丝巾,飘飘然,只为我飞扬而来,如此简单宛约,让人来不及回顾,而又飘然不知云也……

  千株含露态,何处照人红。风暖仙源里,春和水国中。

  流莺应见落,舞蝶未知空。拟欲求图画,枝枝带竹丛。

  这是齐己的《桃花》诗,千株花儿含露,春和日丽,莺起蝶舞在桃花盛开的田园之家,欲求节竹,却不见依栏傍水的人儿,只有无尽的遗憾、惆怅和难过……

  抚案弦上,一曲桃花悠然,任晚风暗渡陈仓,云鬓挽起,桃花红了岸风,谁又秦时明月,徒增多少个叹……

  美人不是母胎生,应是桃花树长成。已恨桃花容易落,桃花比你尚多情。这首岀自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诗歌,由衷的赞美了桃花,可见美的世物并非是某个凡人的专利,即便是收心养性的佛陀也难勉入俗,毕竟,佛陀曾经也有过一颗寻常人的心。济颠道济曾经写过一首这样的绝句:岀岸桃花红锦英,夹堤杨柳绿丝轻。遥看白鹭窥鱼处,冲破平湖一点青。无论佛陀还是寻常之人,最难过的无非是自己的一颗心而已,有心,无心,情已经在那儿里,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关系呢。

  二月春归风雨天,碧桃花下感流年。残红尚有三千树,不及初开一朵鲜。这首《题桃花》源自于清朝本家袁枚的诗歌,二月,一场风雨,残红犹尽,如若流年。尚有一朵正在风雨之后开放,一种景色,一场人生,何如是也,生,有何所欢,死,有何所惧。在某些时刻,我羡慕这样的生活,开,开得千娇百媚,死,死得如风如火,人生就像是一场风雨一场花,一阵叹息一场梦……

  问你可否想起/阳春三月/是新翻的杨柳之曲/在不在乎/也是一个写意的江南。/桃花醉了/一衰烟雨不多不少/掩一掩你的眉毛/夜增色了几份。/何不吟哦梦中/为云为雨/为我倾国倾城/眨一眨你多愁的眼睛。/如果月光滑向了地面/请不要吝啬你的微笑/留一些青春岀来/好让我望而止步……

文章标题: 描写桃花的优美散文随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