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做到了?”每个人都发出了同样的惊叹,先不说游澔,其他人能感觉得到如果自己也做出同样的举动的话,恐怕早就被那光球的强大冲击力击败出局了。游澔也同为魂聚境界一重天,但他自认为,如果自己敢这么做的话,下场一定好不到哪里去,说不定他会被这光球产生的冲击力直接送出局。

“宣寒,是吗?终于,做到了。”袁韵寒望着眼前的这把漂浮着的细长锋利的白色长剑,她右手伸出,握住了那把白色的长剑。

顿时,“源兵”库内的温度骤然下降,除了那些光球外,其余的源兵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寒霜,由此可见那把宣寒的强大。

“袁韵寒,吾认汝为主,能发挥出吾多大的力量,就看你的本事了。”这是袁韵寒脑海中宣寒的最后一句话,之后,宣寒收敛了剑芒,之前房间内的严寒也在此消失,归于了一片宁静。

袁韵寒退了几步,之后向众人走了过去,当走到了游澔的面前的时候,她弯下了腰,诚恳的道歉:“游澔殿下,我为之前的无礼进行道歉。之前是我太冒犯了,还请您不要怪罪。”

游澔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他连忙道:“没事,我知道你当时只是着急罢了,那种情况下难免情绪激动嘛。到时要恭喜你,居然能拿到天源兵,想必你以后必将成为一方巨擘。”游澔的话看上去有些客套,但是确实是发自内心的。获得天源兵的认可先不说,那光球的强大保护机制可是能轻易将他们在场的源修者消灭的存在,虽说是只有保护机制的光球,但要突破是在是太艰难了。

那柄天源兵同样知晓此事,袁韵寒虽说是获得了宣寒的认可,但其实她根本就没有打破那光球,顶多是打破了光球最外层的防御罢了。而之所以宣寒会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那是因为这把天源兵的威能。

袁韵寒在道歉过后,也没有过多停留,她退到了房间的角落,将那些源兵暴露在了其他人的视野内,众人也明白了她的意思。既然她已经拿到了想要的源兵,接下来就剩下她们了。

游澔对大家说道:“那么现在就轮到我们了,去获得一把属于自己的源兵吧!”

“哦!”众人兴奋的回答着。

不过,或许是袁韵寒的成功带给了其他人莫名的信心,这也致使吕玄和那三名魂知境界八重天的参赛者对光球内的源兵有了一丝渴求。吕玄和那三人也是有自知之明的,没有选择那些强光闪耀的光球,而是找准了那些并不算耀眼的光球,只是,他们还是太过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他们接二连三的被那强大的冲击力击飞,无一人成功拿到源兵。

这个结果,也算是理所当然吧!那种高等级的源兵,除了靠自身的力量使之臣服,就只能靠源兵的认可了。袁韵寒能获得一把天源兵,就是因为她那顽强的毅力,才获得了天源兵,宣寒的认可。

游雯看着那坐在一旁的袁韵寒,之前对她的不喜在这一刻也是淡了不少。袁韵寒是为了自己的理由才做出如此选择的,而且,她也向游澔他们道歉了,就算游雯不喜欢这个人也再难以敌视了。袁韵寒之前那不要命的倔劲让游雯的内心也充满了触动,让游雯觉得这个女孩有种难以言喻的魅力。

“游澔皇兄,你也准备挑战那边的光球吗?”游雯在做出自己的选择之前问起了游澔,对于她来说,她的游澔皇兄恐怕更加重要吧!

游澔叹了一口气,道:“唉。天源兵我恐怕根本拿不到,袁韵寒之所以能获得那把天源兵的认可,八成是因为她那顽强的毅力吧!现在的我就算是照猫画虎也只会引起其他天源兵的不屑。那样的光球凭借我还不可能打破。虽说不可能,但也只是局限于天源兵的光球。”

游雯听懂游澔的意思了,他虽说是难以对抗天源兵的光球,但是地源兵的光球就不再这个行列里了。

“游澔皇兄,你是想拿到一把地源兵吗?”

“嗯!那种光球的强度虽说也不算弱,但我要是想要将其打破的话也不是不可能。”

游澔的这个判断其实有些自负了。在万年前的“星辰谷”,每年的入谷试炼几乎就没有魂知境界的源修者,在那个年代,魂知境界就好像是稀罕人员一样,这并不是说想要源修很难,而是在说魂知境界太好跨越。人们都说魂聚境界才是源修一途的起点,此言一点都不假,魂聚境界才能获得属于自己的源气,源气的属性虽说是因人而异,但是魂聚境界的源气根本就不是魂知境界的源气能相比的。举个简单的例子,有两碗相同的面,他们都采用了同样的面粉制作而成,但一碗使用白水做汤,另一碗使用牛肉高汤,还加了不少的配菜,同样的面食给与食客的感觉是天差地别。同理,魂聚境界的源气和魂知境界的源气也是天差地别的,像游澔这样的,在万年前只能算得上是下游的实力了。或许是当前的现状让游澔的自我判断失误了吧!

游澔走向了那颗并不算耀眼的光球,在他的感知中,那里面的源兵虽说强盛,但远远不及袁韵寒手里的那把剑,游澔选中了这把源兵。

游澔右手伸出,在接触到光球的一刹那,同样强大的冲击力就这样击中了游澔,但还好,游澔已经有了准备,并没有被击飞。

只是,游澔现在心里却上演着小剧场,“不是吧!正面对抗才感觉得到,这冲击力也太夸张了。这才是刚刚接触到而已,那光球的核心到底会有多强大的冲击啊!”

游澔现在有些吃惊于袁韵寒之前能抗住那光球的冲击,“看来得偷学一下了。抱歉了。”

游澔的源气开始发生变化,他的源气以他的右手为中心呈现一个圆锥形向外扩散,以此卸掉了大多数的冲击了。

袁韵寒看到这一幕眉毛一挑,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游澔这并不是自己想法,而是从刚才袁韵寒对抗光球冲击的过程中学到的方法,不是正面对抗,而是分散削弱力道再对抗剩下的冲击力,这种方法确实很有效。

游澔开始移动了,他的脚步正在向那颗光球的中心接近,他一边卸力,一边向着光球内部移动,虽说每一步看上去都很艰难,但是距离上确实在接近光球中心。

“游澔皇兄,加油啊!”

其他人也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向了游澔,游澔一步一步的前进,直到他最后伸出了手,抓住了光球内部的一杆长枪。光球就在那个瞬间骤然消失,光球内的源兵暴露了出来,现在人们都看清楚了光球内的源兵。那是一把地源兵,一把长枪。

在星辰之海内,尘前辈就坐在石亭里。

尘前辈看着面前光球的内部,游澔刚才的所作所为都是看在了他的眼里。

“啧啧啧。虽说实力弱,但会动脑子,万年的时间过去了,世上也出了不少好苗子啊!要是这些苗子出现在万年前有多好。”说完,尘前辈看向了另一颗水晶球,对此,他表现出了不解。

“那小子准备做什么?拿我那么多的源材,就在这里做什么东西吗?”

尘前辈看着的就是冬铭所在的光球,在那里,冬铭搜刮着各种各样的源材,和馨柔两人正在准备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