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星魂阅读 > 仙侠玄幻 > 南宋风烟路 > 第1860章 试玉要烧三日满

南宋风烟路 第1860章 试玉要烧三日满

作者:林阡 分类:仙侠玄幻 更新时间:2021-04-08 14:08:07 来源:笔趣阁biz

金陵离开后,吟儿给林阡裹伤,每裹一处每掐一把,提醒他长点记性。

“剑冢之战,终身难忘,不过,应该也不会再有了……”林阡按着伤口,怅然若失。

“那是什么?给我讲讲?”过去吟儿只能通过海上升明月了解个大概,现在林阡既然回来了、也正好有空暇,那索性就缠着他讲这几个月的来龙去脉,她还有个明确的要求,“从天骄魔女的故事开始!”

对这种无理要求,林阡也还是千依百顺,就差没帮徐辕编情诗给楚风月了。

午饭时候,吟儿先吃完,听得津津有味,林阡也边吃边讲津津有味。

谈情说爱总是逗得她笑逐颜开,武斗兵战也能教她紧扣心弦,暗箭伤人却是令她怒火中烧,数度攥紧拳头,最终拍案而起:“宋贤竟是这般被害!”“路成真是辱没父辈!”“夔王府小人也忒可恶了!”“山东本已形势大好!盟军的绝佳战机,是因为杨鞍对你的最后一丝不信任才断送!”

吟儿因为气愤过头才脱口而出,忽然想起兄弟在林阡那里不可说,多年前她在短刀谷吹枕边风就曾见他脸色铁青过……然而,说出去的话已是泼出去的水,她虽住口依然怒气冲冲,憋得脸上是一片通红。

“吟儿……”他停杯投箸,果然不像先前那么愉悦,但也不曾对她有半句责怪,反而好像在请求她的谅解,“我从小到大,为人处世都是沿袭鞍哥,好的、坏的,照单全收。路成的事,允许我判断错误连累致诚,那宋贤的事,也就允许鞍哥犯浑了。”话虽如此,他眉头深锁,并不像昔年那般释然。

她自然懂,兵锋转到莒县之后,致诚、路政、宋贤,全付出了损伤,这些本来全都可以避免,这些也全都是他的战友知己……微笑,握紧他的手:“也罢,将欲使人信,必付之以信。你若理解他,我便也再给他机会。”尝试着转移话题,“就可惜他的李全,克我们星衍呢。”

“星衍……”林阡心念一动,话题便跟着她走,“你不怪他?”

“怎么说呢,本来是怪的。可星衍与我打的时候,完全掩盖了自己的存在感,令我觉得,他不是罪大恶极的。”吟儿笑着猜,“其实,你昨日不仅想把冢虎带回来,本也想把他带回来的吧?”

“是,他目前仅仅在犯错,再迟,他就真犯罪了。”林阡继续吃吟儿做的鱼,“冢虎回来了,星衍暂时回不来,倒是他们的结拜兄弟,我没想带回来却带了回来,这次说什么也不放了。”

“万演吗。”吟儿打趣,“你欠谢清发的那一屁股风流债,他恐怕要记一辈子,宁可当俘虏也不会为你所用,可浪费了你的厚爱。”

“吟儿……”他登时脸上无光。

“他恨落落,就注定对我亲近。刚好我最近垂拱而治,不妨将他带在身边,调教看看?”吟儿继续糗他。

“冠冕堂皇,是又想收徒弟了吧?”他顷刻反击,“把斡烈还给金军,是挺可惜。”

“你又知道了……”吟儿心虚,脸倏然红。

“放心,吟儿,试玉要烧三日满,忠奸迟早会分辨。”他阻止她来收拾碗筷,自己动手,“像星衍、斡烈、万演、冢虎这些人,兴许并不是不尴不尬的中间人——只要我将形势更改,他们就只是先行者。”

“什么?”吟儿被戳中心头,满怀期待地凝眸望他。

“飘云灵犀带回一大群天火岛人,天骄和他的风月也已在驰赴环庆,我想和吟儿一起开始,我们不谋而合的金宋共融。”他认真地对吟儿说。

“求之不得!”吟儿眼中霎时噙泪,“我是因为父亲和你,你是因为?”

“话题又绕回到我的这些伤疤上了。”林阡说起原委,“那天去打剑灵阵,非得靠金宋合作才能渡劫,而且必须由我去引领他们。我想到浣尘居士说过,我是掀天匿地阵金宋两阵的第一阵眼,忽然心底就冲出一个念头:该不会老子的兵,也有他们曹王府?”

“封寒一定会笑你手太长了……”吟儿忍俊不禁。

“我又想,剑灵阵会否只是个警示?它们代表着蒙古?毕竟逐鹿夜话的时候,轻舟曾说过,金宋的敌我关系并不永恒,时刻有可能转换。”林阡说,“如果我和曹王府互耗,没两败俱伤也会一死一残,任由铁木真做了渔翁或黄雀……那我们的夙愿一样不能实现,家国一样不能维护,何不将理想扩大,把‘杀绝之刀’变作‘归心之刀’,征服曹王府的有志之士,将来一起收服或抵御蒙古?”

吟儿连连点头:“也许,未来还可征服蒙古的有志之士呢。国别一向是虚、清浊才是实际的分界。譬如哲别,他那日,仗义救了我。”

“吟儿这个想法,更大,也更好。”林阡笑,揽住吟儿,“一步步来。”

“哦,这就是你停在环庆的又一个用意。”吟儿恍然,此番金军不仅是俘虏、道具,也是林阡想要同化、征用的对象。

“曹王府,不收为己用太可惜了,就连一个小小的完颜纲,都能一石激起千层浪。”林阡叹,完颜纲真的如吟儿所说即使逃出去也掀不起什么水花吗,那可是楚风流和林陌先后培养起来的一代奇将啊。

林阡叹息完颜纲本领一流、不容忽视的同一时间,林陌也正在金营扼腕说,强中自有强中手,林阡麾下有人把完颜纲的水花硬生生压了下去——

昨晚完颜纲神兵天降,衔枚攀高,发火为号,企图袭击镇戎州的守军于樵,然而不料遭遇空营,岭上陡然火光冲天,完颜纲这才意识到反而被宋军围裹,原是卢潇早已洞察,兴许是宋谍“灭魂”告密?

如果仅仅如此,完颜纲还能从容应对,然而卢潇军师肖泉用兵如神,骑兵步兵弓刀枪剑密切配合……那场面蔚为壮观,伴随着雷鸣战鼓,宋军甲胄如海啸、金军则似蝼蚁般……

完颜纲溃不成军,仅两百兵将流窜而出,丢盔弃甲逃往须弥山,若非萧溪睿未能及时赶赴,连最后这片区域都不保。虽然能勉强与会宁交通,但和环庆真是隔州相对。

连完颜纲都扎根得如此困难,其余金军可想而知,眼看祝孟尝、杨致信、辜听弦又紧追而上,完颜璟便只能打道回府。

“我军从山东辗转到环庆,仍旧为死地,心境更大不如前,此情此景,那群蒙古奸细,圣上要怎么处理……”跟着完颜璟一起打道回府的,除了保护他的曹王府曼陀罗,还有“保护”他的夔王府素心等人,所以范殿臣现在可以在“朝堂”上有一席之地。

完颜璟怎会不懂夔王府别有用心,可惜此值颠沛流离,唯能采取虚与委蛇:“蒙古奸细,暂不追究。驸马,你怎么看?”

“林阡想试探铁木真的实际强度,所以将那群蒙古奸细按在此地;他对铁木真宁可高估,所以暂时不敢将我们全灭。”听他们提起蒙古奸细,林陌从对战报的回忆中缓神,“哲别等人,留着,大有作用。”

可以想象得到林阡此刻正在对凤箫吟吐露真心:“我的确是想掣肘,但是想掣他金蒙两家!”想到这里,完颜璟陡然一个激灵:“林阡他,胃口太大了!”

“他配。”战狼沉寂良久,终于开口。

完颜璟一愕,赶紧回头继续征求林陌的意见:“驸马,您不可能认败?朕也不会。”

“既已知道林阡的用意,不妨任他行棋,把棋盘拉伸到蒙古后再观、再寻变数。”林陌点头,不认败,“有蒙古在,不管重兵也好,高手也罢,完颜纲给我军留的这口气还很长。”

完颜璟点头:瞧这野心,林阡想收金对蒙,林陌想借蒙攻宋……

“可是,纵容蒙古,会否引狼入室?”这当儿范殿臣假惺惺地问,表面上好像不希望完颜璟听信曹王府谗言,实际上完颜璟如果不答应,他们夔王府会暗地里开门揖盗。

“朕此行镇戎州,听闻西夏之战白热。恐蒙古兵若过于强悍,会逼西夏协助、夹攻我大金。虽然铁定会与林阡撞上,但那时我大金已国祚堪忧。”完颜璟却是从另一个角度考虑,“如今我国除了曹王在会宁的精锐之外,已无余力以攻待守、襄助西夏,不如就让林阡把蒙兵分流至此。铁木真是狼,林阡是虎,提前相遇,大金能从中求取生机。”

“皇上想顺水推舟,一石二鸟。”范殿臣真心佩服金帝的高瞻远瞩,“然而,这一切还是过于被动。我军还应因势利导,方可渔翁得利……”忽然语塞,是因有婢女斟茶,其实,他昨日之所以愤怒向凤箫吟下杀手,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婢女没跑得掉。

落魄潦倒的此情此境,金帝的妃嫔竟也成了婢女,那女子范殿臣当然认得,为了报夔王之恩而铁了心推进后宫的亲妹妹,从得宠之后就开始帮他和夔王留意金帝的一举一动——范氏,是“天火岛”迄今难得一个他还能确定死忠于自己的卧底。

范殿臣的目光随着范氏离开的倩影到了战狼那里:虽然战狼的控弦庄支离破碎,但据说还有个王牌,这些年来,一直不启用是为何?

正思虑,冷不防金帝已离开主位,牵起他手走到范氏身边,范殿臣还未及警觉,金帝已把他手搭在战狼手上:“两位爱卿神功盖世,朕能否渔翁得利,还得看二位。”

范殿臣和战狼触电般缩回自己的手,讪笑答应的时候,两个人都寒毛直竖。

妃嫔成婢,公主自然也不例外,扶风来给林陌斟茶,双目通红似乎哭过。

“怎么了?”“散朝”后,林陌自要关心,他与扶风实也是久别重逢。

“少爷,我听说,您把玉玦送给曼姑娘了?”扶风即使吃醋也是柔声,跟曼陀罗的大大咧咧大不一样。

“那玉玦是错的。”林陌一想到吟儿也是那般性格,顿生憎恶,立即把自己的玉玦给了扶风,“扶风,我对曼陀罗只是战友关系。你才是陪我走过困顿、共过生死的妻子。”

扶风破涕为笑。

林陌打定主意,对曼陀罗克制感情,尽可能地去爱上扶风。

“驸马。听民众们到边界送信,说镇戎州有寒火毒发散,不知是否完颜纲引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完颜瞻前来禀报,环庆之毒西移。

“消息未必可靠,需要用心判断。”林陌知道,完颜瞻爱民如子,有金民以死效力不足为奇。

“有这个可能性,毕竟,林匪的解药,只抗毒五成。”完颜瞻点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