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该伊巴达命不该绝,傲风率先发现了刺客,正当动手之时发出了警告,伊巴达才躲过一难。

这刺客一击不中并没有走,而是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了人群前面,她扭动着纤细的腰肢,酥胸若隐若现,一举一动尽显完美的身姿,大大的睫毛不断地四处发电,这人正是丑女——天残。

“哎呦,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人家还想给你留个全尸呢!”

伊巴达哪里受得住这般羞辱,忍着疼痛,挒过大刀劈砍而去。

丑女的实力本来就比他高出许多,再加上他现在是独臂,这一刀并不能造成威胁,道格齐和杜可夫离的较近,随后蜂拥而上,这二人自是高于一般人,但是在她面前根本不够看,三个人轮番打斗也近不得身。

“呦,三个大老爷们打我一个小女子,还要点脸吗?”

几个人早已被这丑陋的面容恶心的想吐,再加上断臂之恨,更是怒不可解:“你这妖女,蛇蝎心肠,还跟你讲什么仁义?”

丑女冷哼一声:“既然如此,休怪我不客气。”话音刚落将三人的刀全部打落,每人送了一脚,这一脚足以让他们倒地不起。

阿古·信眼见不妙提枪上前,正被阿古·耀拦住:“阿爸,赶快叫人,这里我来对付。”

“好大的口气,老娘不发话我看谁敢走?”

阿古·耀瞬间暴怒,提枪而来,二人交手方知深浅,眼前这女人丑归丑,实力绝非常人,甚至在他之上。

他拿出毕生绝学,银枪飞舞,枪游如龙,每一招都是夺命而去,丝毫不想给对方留有任何余地。

丑女出山一来还是第一次遇到开气之人,甚是欢喜,况且眼前的男人面容俊朗,一双乌黑的大眼睛长在光洁白皙的脸庞上更显刚毅,乌黑的头发束着一个玉冠,举手投足透着洒脱,着实让人着迷。

面对如此俊男,丑女不觉心生怜爱,口干舌燥,不觉的挑逗了起来:“小哥哥,你不要这么用力嘛,你轻一点呦!”

阿古·耀平日里装作不学无术,纨绔不堪,投怀送抱的美女数不胜数,面对挑逗,依然能够保持心如止水。

丑女没有放弃继续挑逗道:“小哥哥,你弄疼人家啦。”

“是吗,那我就让你更痛一些。”

“你坏啦,人家胸口痛,你给人家治一治嘛!”嘴上虽然甜如蜜,这手上可是丝毫没有留情,该下死手还得下死手,对他来说好看的男人都是唐僧,能过就过,不能过就吃肉。

“好”,阿古·耀挑开银钩,猛地刺向敌人胸口。

对方也不是吃素的,一个侧身躲过枪头,顺手挥出一钩,接着再钩另一只手。

阿古·耀只顾得躲避,不觉松开了双手,长枪被击落在地,提脚抬枪,又被对方压制,不得拾回,空手迎战。

“老娘的豆腐可不是这么好吃的!”

阿古·耀可不是一个善于妥协之人,他折下一根树枝当做枪使用,依然是耍的有模有样。

“我越发的喜欢你了呢,”丑女也欣赏不服输的男人,甚至舍不得杀他了。

不过阿古·耀可不这么想,即使对方是女人,在涉及到生死攸关的时刻也绝不会心慈手软,这就是他,能够忍常人之不能忍,一旦出鞘,敌人必须死。

他越战越勇,连续给丑女几处重击,致使丑女最爱惜的的脸上留下了一片淤青,丑女虽然样貌丑陋,但是对自己的容颜异常注重,对于这样的行为不论是谁都不可饶恕,她再次起了杀心,寥寥几招削断了树枝,将阿古·耀制服,压于身下。

“人家好心想饶你不死,你却不识相。”

“呸,对付你这恶毒的人女人绝不会留情。”

“好,好,我要慢慢的把你折磨致死。”银钩奔着耳朵而去,这是打算把他做成人彘,不得不说这女人真是歹毒。

说时迟,那时快,空中一个身影飞过,一脚将丑女踢出好远,重重地撞在树上。

只见此人,身着银色软甲,里面一袭橘黄卫衣嵌着金丝图案,黑色的皮靴上纹着豹头,明亮的眼睛透着机灵,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扬,又是一个美男子。

丑女虽然被打,但是眼见打人者气焰全无,反而暗自高兴,老天真是带她不薄,河阳村三大美男全被他调戏了。

“小哥哥,你打的人家好痛啊。”

来人微微一笑,提剑奔去,说道:“小姐姐,哪里痛啊,让哥哥我看看。”

二人交手旗鼓相当,丑女不觉一怔,不曾想到时间竟然还有如此高手,他是谁?

这个人的剑气越发强大,发出的霸气简直可以让人窒息,还有这变化无穷的剑招,就好像跟身体融为了一体,他好帅,武剑的动作更帅。

丑女完全被眼前的人所折服,这等又帅又厉害的男子不多,也正是她意中人的形象,不觉流出口水。

这男子看出了端倪,反倒率先调戏道:“美女,哪里还痛,我全给你治了,我的经验丰富得很。”眼睛故意看了看若隐若现的胸脯,男子故意装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不为别的,就为恶心死你。

丑女平生只喜欢调戏别人,若是碰到谁调戏她打心底里是排斥的,她自知样貌丑陋,率先调戏她的人一定是图谋不轨,所以她对眼前的男子开始反感。

二人的气再次撞到一起,以他们为中心向周围扩散,形成了一圈气波,地面的草坪被削得整整齐齐,来不及躲闪的人们被弹开数米。

这是出山一来第一次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甚至是略强于自己的对手,丑女有些力不从心,他十分想念哥哥,也只有俩人联手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这也是男子提升实力之后第一次面对中阶的高手,没想到自己完全可以驾驭这股力量,在这力量的催动下,剑法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高于中阶,而且这股力量越战越勇,源源不断。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击,双方都没有退路,这一剑决定生死。

一声巨响过后,尘埃落定,只留下了男子举剑而立,丑女不知去向,男子利落的收起了青龙剑,霸气的环顾四周受伤的人们,敬畏之心油然而生。

“桑木,你回来就好了”伊巴达略带哭腔。

桑木一怔,不安地情绪顿时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