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魂阅读 >  其实很简单 >   完结章

五年后。

五年,可以改变许多东西,包括可以爱人的那颗心!

又再一次踏上日本,踏上伊豆的温泉,这片我曾与许多人介绍过的土地,心情,却再也没有那么简单。车窗外是山栾和山栾上面所覆盖雪,连连绵绵地,一直沿伸到天边,啊,今年的心情,也和往年一样的吧!

像这样,我依然是受邀,来到八重代樱的家,与她一共庆贺日本的新年,这已经是我第四次来过年,八重代现在已经不姓八重代,嫁人后,被冠上后藤的姓氏,不过,同我的友谊却也没有变化,每年必定约我到她的温泉来,渡过一周的时间,与我讲述一年中所发生的事情,四年从未间断过。

这里似乎一点都没有变化,除了她的女儿,小樱在一年一年长大之外。五年前,在我离开上海的同时,八重代在美国嫁与后藤,开始过上相夫教子的日子,后藤也告别演艺圈,告别他作为“神秘人”的那段日子。后藤爱酒如命,酒量却极差,今天拿着我从中国带过来的、父亲造的酒之后,高兴的笑了一晚,最终也抱着酒瓶倒在桌下。

后藤的酒品很好,从没有喝多酒闹事的习惯,只是安静地睡觉,看着八重代为他铺床盖被,眼上也尽是笑意,所谓幸福,就是我现在所感受到的这样的吧!

“那家伙能留在我身边,我就知足了。”八重代看着后藤,笑着对我说道,“有他,有小樱,够了。”

其实,有一个爱你,在乎你的人在身边,这样就足够了。

告别八重代,沿着两边落满积雪的回廊,回到自己的房间。八重代的温泉,永远为我留着一个房间,最令我温暖的是,院子里那泓温泉。就算不泡,只是看着,就可以感受得到。我常常喜欢这样坐在门边,仰着头看星星,这里的天空很蓝,星星似乎就在头顶,满目的宝石般,照耀着人间。可是今天阴天,一颗星星也看不到,不过我还是很享受能这样坐着,可以想,可以回忆,仿佛满天的星光,就在眼前。

被酒醉得微熏,煮上一壶小茶,披散开头发,靠在回廊的柱子旁,听着MP3来打发时间。耳边音乐轻轻响着,像是在安慰我的灵魂。

其实我的MP3里的只有三首歌,全部都是《雪之华》,那还是很久很久之前,一个学生来到我的店里,用笔记本听这首歌,当时,我就喜欢上了。中岛美嘉用她独特的嗓音,把那种悲切、哀伤、绝望,表现的淋漓尽致,那时,我自己不自觉被这首歌带入深深地悲伤之中,想起了许多陈年旧事,心痛不已。

后来自己上网去下,却不想下错了版本,下成了朴孝信的韩语版,因为韩语与日语相似,一开始没有听出来歌词的时候,就被他的声音所吸引,深沉中带有点点苍桑的感动,让这种原来很伤感的歌,显得更加悲哀,也许男人所显示出来的悲痛,要比女人来的真切,更让人心动。特别是在听这首歌的时候,脑海中勾起了对那个人的回忆,让人久久不能平静。

后来,满大街都流行起来雪之华,一次在陪朋友在百丽买鞋子的时候,她们店里正在放这首歌,是中文的,我坐在那里,几乎被这首歌打击地不能移动。我向来对翻唱的东西从来不感兴趣,但那次回家,我立时上网搜找。仔细听过,才发现,这三首歌中,中文的歌词居然是最好的,也许是文化的差异,中文版在歌词的文字上,就带给人一种近似于绝望的味道,暂不说韩雪唱功如何,就算只有这歌词,也能打动许多人了。

这歌词,似乎是专门为我而写的一样。

“忧郁的一片天

飘着纷飞的雪

这一泓伊豆的温泉

竟是我孤单的思念

飘零的一片叶

就像你我的终结

这一泓伊豆的温泉

充满温暖的从前

你的手曾经拥着我的肩

呢喃着爱我直到永远

雪花像绽放的礼花

天地间肆意地飘洒

纵情在一霎那

为何现在只剩下风吹乱我的发

撕开我记忆的伤疤

让往事像雾气慢慢地蒸发

让我知道什么叫放不下

为何我的泪会不停地流下

滑过你曾经亲吻的脸颊

所有的对错在顷刻崩塌

原来你带走了我生命的暖春盛夏

就连旧的果实也只在梦境里悬挂

原来寻找的是我自己难了的牵挂

这泓伊豆的温泉是天给的惩罚

如果知道结局我们还会相爱吗?

我猜不到你的回答

冰雪中的誓言是真心的吗?

怎么此刻什么也没留下?

现在只剩下风吹乱我的发

雪掩埋记忆的伤疤

往事就像雾气慢慢地蒸发

痛到麻木也许就放得下

就让我的泪不停地去冲刷

冲刷你曾经亲吻的脸颊

伸出手像露珠一样的冰雪

那瞬间的落花仿佛在

记得你和我的爱情童话。”

我一直以为我会忘记的,可是,每当听到这首歌,我才知道,我是真的放不下。曾经用这首歌伴着我孤独了多少夜晚,我自己都说不清楚,曾经想念了多少次的人,现在似乎也已经模糊了。人生也许就是这样,在不断的循环中相遇,分离,再相遇,再分离,永远没有止点,就像,永远没有起点一样。

拉门被拉开又合上,脚步声由远及近,一个温热的胸膛靠近我,轻轻把我拥在怀里,并摘下我的一个耳机,放入自己的耳朵里。虽然闭着眼,却可以闻到好闻的熏衣草的香气,可以感觉到对方头上的水气,贴在我的脸上,一开始热热的,后来是凉凉的,湿润的感觉。

正听到动情,一滴眼泪不觉从眼角滑落,还没滑过脸庞,便被一指温暖的手指接住,然后听到手指轻轻一弹的声音,泪珠儿便掉落在空气中,再也寻不见了。

“凉了,进屋吧!”脸上有被亲吻的触觉,声音中是让人有安全感的温润,让我舍不得睁开眼睛,怕这一切,只是自我幻想出来的梦境。

“看,又下雪了。”随着他的声音,我惊讶地睁开眼,院子里,一点一点的缤纷地雪花,正慢慢从天空中洒落,耳边还有余音未断,仿若心情也是这样的下雪天,记忆被一点一点封存,有关于那个地方,那个他……

我伸出已经恢复如初的右手,接了一片雪花在手中,看着它在我手中,慢慢的融化,最后终于消失不见。

正如同我逝去的那些过往一样。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