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星魂阅读 > 都市 > 其实很简单 > 第六十四章

其实很简单 第六十四章

作者:夏暮雨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8-18 17:00:07 来源:文桑小说

一周后。

一周后,我与高翔经公司的安排,转移到东京的医院接受治疗。我的伤不重,再有一周就可以出院了,高翔可能还要再多住几天。不过这时的高翔应该还是很高兴的,江霞从公司请了假,专程来照顾他,对于高翔的伤,江霞哭的一塌糊涂,两个人似乎又回到他们那种哥哥妹妹的甜蜜时光了。

不过,这一次,我与江霞的见面却很尴尬。我们一起被埋在地下四夜三天,已经在公司中无人不知,大家已经传了许多个版本出来,内容更是从香艳刺激到精彩绝伦,江霞的眼光中明显多了对我的一些防备。

因为是在隔壁的两间病房,我也只有尽可能减少走动,南田来看过我了,这段时间他代替了冷面神的位置,可以看出来,他很辛苦。

“姐姐,转到京都的一家医院去了。”南田给我带来的消息,“凡和航也都跟去了,一时间,可能不会回来。”

我点了点头,代表我知道了。

“你有什么要求吗?”南田显得有点疲惫,“凡说了,只要是你提的任何要求,都让我答应下来。”

这次,我摇了摇头,“南田前辈,这次回国之后,请充许我辞职吧!”这个决定是我想了许久才决定的,“我要去深造深造,现在也不能工作的时候,我想去游学,充实一下自己,可以吗?”

南田没想到我的要求只是这样样简单,有点不能确定。

“只有这样,可以吗?”我再次询问。

这样的答复南田没能给我,但是不久之后,冷妈给了我答复,她说:“夏的要求很合理,公司没有理由不答应。”

这段时间,公司把我的证件和护照都补办好了,连同机票,在我出院的前一天,都送到了我的面前。

就要离开了,我的心情却是相当的平静,最后一件事,与高翔道别。我没有去他的病房,而是通过房间内的电话,与他通话,这时,江霞刚好不在,我也不希望与她发生冲突。

“我明天就要出院了!”左手握着电话,有点不太习惯。

高翔那边似乎很平静,“啊!怎么样?手臂没事了吧!”

“没事了。”我回答道,“谢谢你,帮我保住了一只手。”

高翔沉默了一会儿,“我们不是朋友么,怎么说这样见外的话。”

是啊, 我们也只是朋友罢了。我轻轻叹了口气,叹息声小到,只有我一个人听得到的地步,我很想说,我明天就要离开,可是,偏偏我却说不出口。于是握着话筒,久久未语。

“小雨,不管将来如何,一定要幸福啊!”高翔在电话那边也轻声开口,不过更多的,是一个朋友对另一个朋友的安慰。

一定要幸福吗?!

第二天出院,有公司的人来帮我办的手续,我只一个人,也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剩下的,都是这段时间的美好回忆。

推开门,江霞站在门口,“小夏姐姐,你要出院了么?”她的表情淡然,让我猜不到心思。

我点了点头,望了一眼隔壁的病房,大门紧紧关着,“我就不和高翔道别了,替我和他说一声。”

“我家哥哥还在睡。”江霞笑了起来,“昨天听到我怀孕了,兴奋的一晚上都没睡,这个时候,才睡下没一会儿。”

我注视着江霞的腹部,平平的什么都看不到,却不想,这下面孕育着一个小小的生命。我笑了,“恭喜你!”

“已经快三个月了。”江霞象是自言自语,“刚听到我家哥哥遇到地震,真是吓到不行,如果他真的有什么事,我也不要活了算了。”

“高翔那么好的人,总会有好报的。”我附上一个我认为是很真心的笑容,然后告辞离开。

去往机场的路上,当东京的风景在我面前飞过的时候,我的眼泪也禁不住掉了下来,结果越哭声音越大,惹得送我的前辈都看不下去了。

“这是今年情人节推出的巧克力,送你一盒尝尝。”前辈递给我一盒巧克力,很漂亮的一份,可以让人的心情都感觉到温暖许多。

可是我看到巧克力,就想到去年的那么多事情来,结果哭泣地更伤心了。前辈摇了摇头,又递给我一盒面纸,然后转过身,不再打扰我的哭泣时光。

这就样,我离开日本回到上海,也离开了拥有冷面神的那段岁月。

上海,很冷清。

我认识的人,居然现在都已经不在这里了。小窝里是冰冷的,煮上一壶红茶,温暖了我的身,却温柔不了我的心。

敲门声响起,让我为之一颤,冲到门口,却看到来人是周望年。

“怎么?看上去有点失望。”周望年所带进来的冷气让我抱住了肩。

我摇了摇头,把他让了进来,“自己倒茶吧!我的手不方便。”

周望年没有客气,坐下来自己倒上茶,我回去办辞职的时候听说,他现在上海这边总的负责人,看来,冷面神已经没有办法去管理两边公司的事情了。

“怎么样?还好吧!”周望年指了指我的手。

“废不了,只是很不方便。”我举起胳膊看了看,肩膀的骨裂并不是很严重,手背上的皮肤只要长出来就没事了。”

“东西都收拾好了?”周望年看着我的小屋,墙角堆了几个纸箱。

我点了点头,“我东西不多,而且我爸爸会来上海接我回家。”

周望年沉默了一会儿,“有人让我问你一句,你恨他么?”

我笑笑,点点头,又摇摇头,“你可以告诉他:无所谓爱,就无所谓恨。既然他已经选择了责任,那么就请他一心一意去完成。至于我,只能算是一场经历,却不是生命的全部。”

“你成熟的叫人害怕。”周望年给我下的结论。

我低头不语,只是端着茶杯喝了口茶。

“听说你想去深造?有没有选好地方?”周望年问我。

我摇头,“只是有想法,还没提到日程上。”

周望年从怀里拿出一份文件来,“这个是我朋友在英国开的学校,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去尝试一下。”

我接过来,是一份西式餐点厨师的培训学校的申请。我把文件放下,给了周望年一个微笑,“建议不错,可以考虑。”

周望年临走的时候,又说了一句:“其实,时间是治疗伤口最好的良药。你可以再等一段时间,也许……”

我打断他的话,“像是这样的话,还是不要说为好。请你不要看轻一个女人对男人的爱情,也不要轻看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承诺,那样,是很不厚道的一件事。”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我已经不会再给自己那样的希望,与活着人竞争已经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再与一个看不到,摸不着,却日日围绕你身边、驻扎在那个人心里的不存在的对手竞争,太难为自己了。

周望年离开后,我一个人坐在窗台上,外面的天气阴阴沉沉,似乎又要有一场难以预料的雨,正如我的心一样。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这个道理我也知道。与其陪在一个男人身边,看着那个男人为了别人的女人痛苦,不如我这样的离开,起码在他心里,永远会存着一份对我的歉疚,心里永远会有我这样的一个人存在。

离开上海那天,天空下起了小雨,没有人来送行,也没有人知道我的离开。就像我来到这里一样,走的时候,我的脸上也是微笑着的。

飞机飞上云端,与机舱内的吵闹相比,我的内心仍是很平静,向下望去,除了云,什么都看不到。没想到离开上海的时候,是这样的心情,是否越是执着追求的东西越追求不到?这个问题,我还没有答案。

翻开周望年给我的文件,心思有点松动,那是他们曾经待过的地方,有着他们熟悉的一切,可是我,要追寻着去吗?

飞机在上海上空盘旋了一圈,才缓缓离开,我闭上双眼,轻轻把泪,流到心底。

再见,上海!再见,我曾留下的那颗心!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