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那样,一刀刀剥开咔咔兽的尸体,将里边每个部位全都取了出来。

马朵朵完全陶醉其中,忘乎所以,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把任务完成的。

“好了。”张天松开马朵朵的手。

不知道为什么,马朵朵心中忽然有种空荡荡的失落感,整个人呆在原地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喂喂喂,朵朵你就别犯花痴了,我都吃醋了好吧。”胡一菲在旁边打趣道。

马朵朵那张脸更红了,心脏也在剧烈跳动着。

终于轮到赵玲珑主刀,这也是他们这个小组最后一个任务。

有了张天,他们这个小组的速度简直就是神速。

相比而言,其它小组就十分悲催了,甚至有些小组才勉强完成了一个。

最悲催的还要数张狂和侯超他们的小组,张狂运用刀气正在往格鲁兽的尸体上招呼呢,这家伙简直比石头都硬!

侯超在旁边都感觉自己快要蠢哭了,怎么偏偏就这么倒霉,跟着六组学习,弄这家伙回来,这不是自作自受么。

赵玲珑选择的是一头拉姆兽的尸体,拎着它的翅膀将其拖过来,丢在地上,动作也是相当优雅。

观察了半天,她心中已经有了一套自己的解剖办法。

戴上手套,暗自运用魔女决,一团白色雾气透过手套缓缓将拉姆兽的尸体包裹,周围空气的温度直线下降。

“哇,赵玲珑原来你是冰系异能者!”坐在地上还在跟哈巴狗一样喘气的杨坤惊呼道。

同为异能者,冰与火可是两种极端的存在。

赵玲珑压根就没有看他一眼,而是看向旁边的张天,鼻孔里挤出一声冷哼,眼神里充满了挑衅。

哼!

你就瞧好吧,本小姐是不会输给你的!

接过马朵朵手中的刀子,赵玲珑再次催动魔女决第二重。

只见刀身上青芒闪过,刀气嘶嘶作响,旁边的杨坤更是吓得趴在地上。

“刀……刀……刀气……不,你……你是双……双属性异能者!”

舌头打卷,杨坤说话都变得语无伦次。

赵玲珑还是很聪明的,怕弄脏自己的衣服,先把拉姆兽的尸体冰冻起来,防止汁液飞溅。然后将刀刃附着上风属性,狂暴的刀气让刀子变得更加锋利。

本来拉姆兽的表皮就很脆,赵玲珑更是很轻松切割开它的身体。

看到赵玲珑那挑衅的眼神,张天却是满脸不以为然。

别高兴太早了!

赵玲珑的手法也是干净利落,虽然没有张天那么娴熟,不过在学生里也算是拔尖的存在。

很快拉姆兽的尸体就被她大卸八块,任务上的器官而已逐一被取出来,整齐摆放。

完成!收工!

“哇,赵玲珑同学,你真的太厉害了!”胡一菲眼中满是崇拜。

“是呀,玲珑姐你好棒。”马朵朵在旁边也是不停夸赞。

“赵玲珑同学你的实力太强了,我们真是自愧不如啊。”旁边的杨坤继续拍马屁,当舔狗。

摘掉手套,赵玲珑却看向张天,眼神里那抹挑衅的味道更浓了,还带着一抹得意之色。

怎么样?被本小姐的实力吓到了吧。

就在赵玲珑准备拿起表格,对那些东西做记录的时候,突然间拉姆兽的脑袋晃动了几下,一坨花白的东西从里边钻了出来。

这是什么?

就在赵玲珑惊讶的时候,那坨东西竟然快速弹起,动作十分迅速,贴在了她的脸上。

“啊……”

事情发生太过突然,行只感觉眼前一黑,赵玲珑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尖叫出声。

慌忙伸手去拉扯这个东西,没想到它居然黏糊糊的,滑溜溜的,附着力很强。

赵玲珑扯了几下,脸皮很疼,又怕被这家伙毁掉自己漂亮的脸蛋,便吓得不敢再用力。

可是这家伙实在是太恶心了,简直犹如一坨便便,还是温热的,那种刺鼻的味道更是直钻鼻孔。尤其是这家伙居然还在她脸上不停蠕动,赵玲珑更是又恶心,又恐惧。

“啊啊啊……快帮忙……把这家伙从我脸上弄下来!”

赵玲珑说话的时候,那家伙竟然向她的嘴边爬去,有种想要钻进她嘴里的想法。

从来没有遇到这种事情,赵玲珑都快要吓得尿裤子了!

张天就站在旁边,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丝毫没有要出手帮忙的样子。当他看到赵玲珑那狼狈的样子,努力憋住,不让自己笑出来。

怎么样?不装X了吧。

旁边的马朵朵和胡一菲她们也是受到了惊吓,过去帮忙,却丝毫没有办法,因为她们也从来没见过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周围那些同学也是闻讯赶来,也是束手无策,因为他们也没见过赵玲珑脸上的到底是什么。

“张天同学,你去帮帮忙吧。”这时候魔王猛来到张天身边说道,隐隐有种直觉,他知道张天一定有办法。

张天也没有否认,而是反问一句,“我为什么救她?”

刚刚还在挑衅我,这分明就是自作自受,老子才不是舔狗,我可是有尊严的!

“起码你们是同学,又是一个小组的,要互相帮助嘛。”其实魔王猛也在担心,千万别出什么乱子。

要知道赵玲珑可是赵龙的女儿,要是出了什么事,别说他担不起这个责任,整个帝国学院都担不起!

“不好意思,赵玲珑从来没有把我当成同学,她也从来没有帮助过我,我凭什么帮她?”张天还是拒绝。

魔王猛都被张天的话气笑了,你这是耍小孩子脾气么?

事不迟疑,眼看情况越来越严重,魔王猛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算我求你了还不行么?”

“让她自己来求我。”张天嘴角带着一抹坏笑,娇羞看热闹。

看了眼张天,又看了眼赵玲珑,忍不住叹了口气。“赵玲珑同学,你也听到了,张天同学他有办法,不过他要你亲自求他才行。”

求他?

哼,本小姐就算是被这家伙爬进肚子里,被恶心死,就算是被毁容,我也不会求你的!

于是赵玲珑又用力扯了扯那坨便便一样的东西,脸皮生疼,这家伙抓得居然更紧了!不仅如此,那家伙居然想要伸进她的鼻孔里,又痒又恶心,而且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赵玲珑都快要被吓哭了!

怎么办?

“好吧,算我求你了,总行吧。”赵玲珑终于放下了身段,恳求道。

“我怎么听着没有半点诚意啊,说点有诚意的话。”张天嘿嘿一笑。

你!!!!

卑鄙无耻!落井下石!

赵玲珑都快气得原地爆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