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成将军已经睁开眼睛。”

可达庄园,一位长者从房内走出,缓缓对站在院子的国王讲道。

“真的吗?”国王放下原本紧锁的眉头,立刻转身走进屋内。

步入最深处的房间,国王见徐妈正在一盆热水中拧着毛巾,尔后给平躺的成霸擦拭脸上的血渍。

刚苏醒的成霸眼睛滴溜溜转着,大概知道自己身处在安全的地方,紧绷的心弦才松懈下来,又注意到靠近的国王,急着想从床上起身。

“哎呦,别,躺着就好。”国王赶紧上前,把成霸又按回床上。

“陛下,我没事。”成霸嘴上逞强,可是刚才猛的起身,令他不免觉得眼前发白。

徐妈也相劝道:“是啊,你就听陛下的,失血过多,还是多躺着为妙。”

成霸只能听从,毕竟自己身体的状况自己最清楚不过,耳朵伤口就在脑边,不断传达强烈的痛意。他过了一会,疑惑道:“陛下,我明明已经失败,被囚禁在笼中,怎么又回来了?”

徐妈端着脸盆出去倒水。国王坐下在成霸床边,说道:“是我把你救回来的,这是我的特殊功能。”

成霸嘴角上扬,惊喜说道:“陛下真的是我们的‘帝王’啊……”

国王摆摆手,努着嘴讲道:“我不是‘帝王’,真正的‘帝王’并不是这个功能。”

“陛下不是帝王?”成霸撑大眼睛问道,“那我们空之国的‘帝王’是谁?”

国王回复道:“我不晓得,那叫辛言的外国小子负责登记好,也没过问。具体‘帝王’是谁,只有他知道。”

成霸看向门口,问道:“那他人呢?”

“出去寻找能源矿。希望他没事吧。”国王说完,露出些许担心的神情。

“只愿他不要碰上王武。”成霸缓缓说道,“虽然不甘心,但是我得承认,即使他被关了那么多年,身手并没有退化。”

国王叹气道:“哎,你别想那么多,现在这里安全,多做休息吧。毕竟这是游戏,不是战争,游戏有游戏取胜的方法,不一定要动用武力。”

“我觉得这就是战争。”成霸显然有自己的见解。国王抿嘴,没有回应。

城堡内,“流浪帝”吴良坐在国王宝座上,翻看桌前的奏折。

“西野城数月干旱,请求供应粮草?”

吴良自说自话,突然想起什么,回头对身边侍从说道:“你,去拿笔墨过来。”

“小的这就去。”侍从殷勤回应,不一会,就备了笔墨过来。

吴良将笔沾上饱满的墨汁,看着那笔尖上欲滴的墨水,“哼呲”一下笑出,大笔一挥,在奏折上画了个大叉。

吴良看着奏折,郑重其事道:“不批。”然后翻到下一张。

他瞪圆了眼睛读道:“北大路科举名单,请过目准奏进都城复试?”

“不批。”吴良举手,又在奏折上画叉。

“哈哈哈……大王干得好。”一张张奏折被涂鸦丢在地上,惹得后面一群小流氓笑得不行。

“报!”

吴良听得正殿外一声尖锐叫声,抬头看,人未到声先至。过了会,才知道声音主人,是光头流氓。

那光头流氓慌慌张张拜在吴良身前,连声道:“大王,苏西小队回来了。”

吴良听完,欣喜道:“快,宣他们进来,他们抢到了能源矿,我要好好奖励他们。”

光头流氓面色惨白道:“他们只有五个人回来,苏西是被抬回来的,昏迷不醒,听其他人说是摔了重伤,我刚才看了眼,确实摔得挺严重。那手臂啊,都这样反方向弯了……”他指着自己右手臂关节示意。

吴良从宝座上弹起,惊讶问道:“去了一百人,只剩下五个?”

光头流氓点头道:“对,他们说对方有个会使妖风的怪人,大部分队员都被吹散了,好在找到了苏西,留有一命。”

吴良凝眉,望向殿下两排玩家,大声问道:“有懂医术的吗?”

众人低头不语。

面对这死一般寂静,吴良走到他们跟前,一个个看过去,发现了一位眼熟之人。那人戴着纶巾,留着个小八字胡。他低头颤颤巍巍,知道吴良现在正盯着自己。

“我记得你是个大夫吧?”吴良对他问道,认出这是给自己看过病的陈大夫。

陈大夫连忙抱拳说道:“小的……只会治疗风寒。”

吴良回想起自己那时,确实找他也是风寒之事,但不管,继续说道:“那也是个大夫,去,你快去把苏西给我治好。”

陈大夫一脸忧愁:“这实在令小的为难呀……”

“我不管,就是你负责。快去!”吴良不断挥手。

陈大夫不敢说“不”,否则没好果子吃,只能唯唯诺诺:“是……是。”说完怀着忐忑的心情离开正殿。

吴良又对光头流氓问道:“你刚才说对方会使妖风?”

光头流氓很肯定地答复:“是的,大王。而且那人还是空之国‘帝王’。”

吴良一怔,连忙说道:“那一定得把他抓住才行。”

光头流氓面露难色:“但现在近他身不得。他们描述那人招数,倒是让我想起邻国那国王来,风力一样厉害。”

“你这鬼机灵,提醒了我。”吴良嘴角露出笑容,想起邻国那个名叫“玄枚”的国王。

光头流氓接着说道:“大王还记得十多年前那国王还不是国王时,送了个宝贝给我们。”

吴良欣喜:“呵,定风珠。那人也会使一手怪风,我与他相谈有缘,他送了个定风珠给我哩。”

光头流氓讲道:“我们有这定风珠,就不怕对方那使风人了。”

“有道理,我都忘了。”吴良拍着脑瓜,问道,“那珠子在哪里?”

光头流氓诧异:“大王收着呢,我们怎会知道?”

吴良愣了愣,对其他人问说:“都不知道吗?”

那些人低头沉默不语。

吴良摸着下巴,缓缓说道:“我想想,东西肯定在庄园,具体在哪?我也记不清了。”

“还请大王一定要记起。”光头流氓抱拳说道。

“嗯……”吴良想了想,踱步往门口走去,说道,“走,先回庄园找定风珠去。我亲自带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