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星魂阅读 > 武侠 > 天道浮沉 > 第六章 名扬临安2

天道浮沉 第六章 名扬临安2

作者:寒光映月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11-22 01:55:59 来源:纵横中文网

傍晚,凉亭内茗香煮茶。临安书堂的夫子们又聚在一起,文人墨客总有些才华显耀,石桌上放着宋愈刚写好一个“学”字,字写的龙飞凤舞,又若行云流水般浑然天成。

“山长的字是越来越好了!”孟浩一边饮茶一边笑赞道。

“老夫年迈了,多年没有精进,字写的一般,以后也就这样了!”宋愈笑了笑,自谦道。

“山长的字敢说一般,放眼整个临安城没人敢说第一了”蔡义笑道。

“你们就不要相捧老夫了,谁人不知我临安书堂孟夫子的诗?谁人不知我临安书堂蔡大师的琴?谁人不知我临安书堂何大师的画?”

众人一顿相互催捧,很是怡然自得。

“唉,不敢当啊,就在刚刚在下就出丑了”何橙叹了叹气,有一丝尴尬的笑道。

见平日里自负满满的何橙会这般感慨,众人不禁大为好奇,连忙问清其中缘由。

“没想到你何橙名动临安,竟有被一学童指教的时候!”众人一阵哄笑。

“那学童不似一般,心思紧密。我想你们遇到也会惊诧的”何橙脸色微红道。

“哦,何大师竟对那学童评价如此之高,老夫也道想见见了!”宋愈抚须道。

“这般出色,那学童幸甚名谁,你可知道?”孟浩问道。

“好像是新入学童,名字叫张昊天的”何橙随口道。

正在饮茶的众人一阵踉跄,差点将茶水喷出来。

“原来是他!”众人都是苦笑不得,一顿互诉衷肠。

“老夫想收他做关门弟子”良久宋愈突然开口道。

“如此甚好!”孟浩道。

“如此来,山长的书法也算后继有人了。”蔡义与何橙道。。

张昊天的第一天课堂竟引得老师们瞩目关注。这些确是他不曾想到的。

第二日,一早张昊天就被宋愈的书童请去书房。

“来了。”宋愈温和道。

“不知山长叫小生来有何事?”张昊天恭敬道。到如今他也知道宋愈既是临安城教谕,也是书堂的山长。

“不必拘束,昊天来看下这副字怎么样?”宋愈和煦道。

“天道酬勤!好字!”张昊天道。

“怎么个好法?“宋愈问道。

“字型飞龙走风,如寒梅傲雪,尤宝剑出鞘,锋芒尽显!睥睨天下。”!张昊天缓缓道。

“说的好,那一年老夫年方三十五,正是府试中榜功成名就的时候,那时候是何等的鲜衣怒马,何等的意气风发....."说着说着宋愈仿若回到了从前一般。不禁有些哽咽。

“山长......"张昊天见宋愈失神不禁问道。

“哦,到让昊天见笑了。喜欢这副字吗?”宋愈回神道。

“喜欢”

“既然你喜欢,那老夫就送给你了。”宋愈道。

“这......无功不受禄,这如何受的起。”张昊天推却道。如今他也晓得眼前这个宋教谕是书法大家,他的字在临安城自然是价钱不菲。

“别那么婆婆妈妈!给你就拿着!”宋愈随手让书童取下字画递给张昊天。

“那小生就却之不恭了!”张昊天忙接到道。

“昊天今天叫你来是有一事相商,就是不知道你的意思如何?”宋愈和色问道。

“山长,请说!”张昊天拱手道。

“我欲收你为徒,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张昊天愣住了,他初来临安,不曾识得几人,怎么就突然就要收我为徒了呢?

“昊天,怎么你有难处?”见张昊天为接话,宋愈关切道。

“额,山长,失礼了,只是刚刚有些忐忑,不知为何突然......"张昊天解释道。

“哈哈,为何这般突然收你为徒是吧!昊天,老夫年事已高,你又天资卓绝,能收你为徒是老夫的幸事。”宋愈道。

“既然如此,昊天拜见老师。”张昊天便跪拜道。

“好,好,好。昊天以后你每日散学后,就到老夫这练习书法。”宋愈高兴的抚须道。

下午散学,张昊天应约来到老师居所。

"昊天,进来!”宋愈的声音从后院传来。张昊天应声寻去,穿过前廊后院有一个大水池,只见水池里的水有些黑浊,水池边上还有十八口大缸。张昊天不禁纳闷了,这是作何。

“昊天,你知道这口水池是干嘛的吗?”知道张昊天的疑虑,宋愈问道。

“老师,这该不会是你练字有的吧?”张昊天答道。

宋愈莫然的点了点头,张昊天大惊,这么大的水池练字?那要练到啥时候。

“老夫年少时喜好书法,但字写的不怎么样,所以老夫就立志好好练习,便在这挖了口水池,将墨到入其中,整个池水都是墨水,老夫就不停的练啊练啊,直到这池水渐清了,老夫才书法大成。要不然这书圣的虚名是怎么来的。”宋愈叹道。

“老师真是了不起,只是不知道这旁边的十八口大缸是做何用的?”张昊天不由的道。

“你觉得呢?”宋愈笑着看着张昊天道。

张昊天噗通一阵心跳。“老师您莫不是为我准备的?”

“孺子可教也!”后院传来张昊天凄惨的声音。

从此张昊天便踏上了练字练到手抽筋的道路,这一刻的他愰然明白,为什么老师要送给他一副“天道酬勤”的字了。

闻鸡起舞,悬梁刺股。岁月飞逝,十二岁那年张昊天参加乡试,高中案首,顿时在临安城传的沸沸扬扬。音讯传到渔阳镇时张秀才夫妇已是激动的彻夜难眠。乡里邻居皆连贺喜不提。

又过四年,宋愈居所,临安学堂的老师都聚在一起,只有人群中多了一个少年,只见那少年长的眉清目秀,身着青色衣冠,目里行间透露出书香气息。

只见那少年手持毫笔,龙飞凤舞,墨迹随着笔间时而飞扬万千,时而急坠千里。仿佛若行云流水般浑然天成。

“好字,好字,昊天的字是越来越好了!”孟浩倾身望去赞道。

原来写字少年便是十六岁的张昊天!

“比起老夫来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宋愈叹道。

“老师谬赞了!”张昊天拱手谢道。

“昊天你就别谦虚了,老师我的琴艺也被你尽数学的”说话的是蔡义。

“好像说的我的画技不一样似的!”何澄也打趣道。

“六年了,我们已是教无可教了”孟好自嘲道。

“老师们说笑了,若不是老师们倾心相教,焉有昊天今日的成就”张昊天感激道。

“昊天,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是以师不必贤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你能有此成就,虽有我们的教导之功,但更多的是你自己的天分与努力。看看那后院你写尽的十八缸墨水。老夫想你日后终能成大器,如今六年学期满,你已然出师了。”宋愈感慨道。

“老师......”张昊天跪拜道。

“昊天,将来一定做造福乡里,方能不负你满腹才华!”扶起张昊天,宋愈殷切道。

“学生一定谨记!”

日落西山,张昊天拜别老师们,正欲离开了临安书堂。方才走到门口背后便传来了呼喊声。

“昊天,等等我们!”原来追来的是同窗李元和柳青。

“昊天,你也今日离去?!”李元问道。

“是的,刚刚拜别老师!你们也今日同去吗?”张昊天道。

“当然,同窗六年如今各奔东西,要不我们找个酒楼聚聚!”柳青建议道。

“如此甚好!”张昊天道。

说走便走,三人同行在闹市街道上,看见前边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行人争相涌入。

“昊天当真忘了今天是什么节日?”李元问道。

“唉啊,竟忘了今日是三月三上巳节”张昊天挠首道。

“大才子也有健忘时?”柳青轻笑道。

“刚好今日城中醉兴楼想必是热闹的很,咱们一起去凑个热闹。”柳青道。

醉兴楼上上风光好,醉饮上楼众山小。多少文人墨客在此饮酒作诗,挥毫洒墨。三月三的上巳节更是文人雅士不尽。待三人进得楼去,楼内已满是宾客。三人便找了个边缘位置坐下,酒菜上来后,举杯共饮。

“不知两位兄台今后作何打算”张昊天问道。

“不瞒昊天,我家世代从商,回去后可能就要去接管家业了!”柳青有一丝落寞。

“有家财万贯继承,有何不可?看柳兄的神色有些不开心啊!”李元笑道。

“不瞒两位兄台,我是从家里偷偷溜出来的,如今回去还不知道如何交待呢?”柳青摇了摇头叹道。

“如今,柳兄也算学有所成了,回家去相信尊父应该不会多加责备吧?”张昊天道。

“希望如此!李兄,昊天你们呢?”柳青问道。

“我待回家探望父母,我有不似昊天一般满腹经纶,回家后定当更加刻苦,为来年参加府试!”李元道。

“是啊,许久未回家了,李兄那我们明年俯试见”张昊天笑道。

“来,大家举杯共饮!”

酒过三巡,一杯一杯复一杯。张昊天有些醉意了。只见一个稍胖的中年声音响起。

“各位客官,老朽是醉兴楼王掌柜,今日是上巳节,依惯例本店召开诗词大会,若得名诗佳句酒水全免!”

“好!好!好!”满座宾客传来了热浪般的呼喊声。

只见王掌柜命小二送上笔墨纸砚。满座宾客争相雀跃。不多时已有宾客写出诗词。

“黄粱醉梦三十秋,落叶纷飞惹人愁,何处寻得安乐法,唯有怡然自在游。”

王掌柜看了看,点了点头,这诗做的很一般啊。片刻又有宾客作诗。

“冷风吹尽漫山花,冰拥松柏低枝丫,山河万里换颜色,唯有寒梅傲雪发。”

王掌柜看了看,也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这时小二把笔墨递到了柳青面前。柳青面露苦涩,临安书院里柳青的文采一向不怎么样,此时的他是上不能上,下不能下,只得硬着头皮在纸上写下。

“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写着写着柳青词穷,不知所措。

“柳兄,我知道你术数学的不错,可现在是在作诗啊”李元在边上悄悄道。

“我不会写啊!”柳青紧张道。

边上的宾客已经争相开炮了。

“你到底会不会写?赶紧的写啊!这做的什么诗啊?狗屁不通啊”

“数数熟的挺好的,感情当这里是小孩子过家家啊"

听见起哄声,嘲笑声。柳青涨红了双脸,手中的笔直颤抖不已。

“柳兄,你喝醉了,我替你写吧!”张昊天见柳青的窘境,扶着柳青道。

柳青会意,慌忙叫道:“我喝多了,有些醉了,有劳张兄帮我写完了。”

说罢柳青装醉倒在酒桌上。

张昊天笑了笑接,接过笔,便在纸上写道“九片十片无数片,”

一旁宾客凑上来笑道:“字写得倒是很好,就是他们一桌都是来数数的,哈哈哈。”

一旁嬉闹声四起,李元也做不住了,拿起扇子遮住脸尴尬道。

“张兄,你这是干嘛,难不成我们要一直数下去吗?可别啊!这么多人看着呢!”

“三位兄台,我醉兴楼可不是开玩笑的地方,往来有多少文人墨客留下墨宝,这斯文之地不可侮辱。”王掌柜也坐不住了冷声道。

张昊天朝李元会心一笑,饮酒一杯便转身挥洒道。

“飞入草丛皆不见。”

众宾客凑前念道:“飞入草丛皆不见。飞入草丛皆不见。……点睛之笔,点睛之笔啊。”

王掌柜拿过看来也是一惊,最后一句写出来,整首诗已然化腐朽为神奇了,不由大赞道。

“妙哉,妙哉!”

“不知先生怎么称呼?”王掌柜态度大变恭敬道。

“在下张昊天。”打了个酒嗝,张昊天酒气脸红的道。

“原来他是书画双绝的张案首,果然是风流少年,翩翩公子!”一旁宾客叫道。

“张案首,原来是张案首。”众人一片沸腾。

见此情景,柳青与李元面面相觑道“张兄,竟然这般出名了。”

“张案首,没想到竟如此年轻,今次道来还望您留下墨宝。”王掌柜谄笑道。

“墨宝,好吧,纸来。”张昊天有些醉意,一手握笔,一手抓起酒壶倒入口中。趁着酒意,挥毫泼墨般写道:

“昔日绣衣何足荣,今宵贳酒与君倾。暂就东山赊月色,酣歌一夜送泉明。”

再来。

“热暖将来镔铁文。暂时不动聚白云。拨却白云见青天。掇头里许便成仙。”

再来。

“对酒不觉暝,落花盈我衣。醉起步溪月,鸟还人亦稀。”

借着酒意张昊天竟一连作诗三首,墨迹翩翩,一旁所有人竟然看的目惊口呆。许久竟无一人吭声。

“这,这,这......好字好诗,好字好诗!”王掌柜若游梦般拿起诗篇竟陷入呓语。

“李兄,张兄莫非是文曲星下凡?”柳青呆呆的望着李元道。

“谁说不是呢?”李元打了个酒嗝道。

“好诗好字!”满座宾客如同炸开了的锅,喧闹的赞道。、

“够了吗?”张昊天打了个踉跄道。

“够了,够了。”王掌柜兴奋的道。

“小二,赶快拿去把张案首的字表起来好生保藏。”

“仰天长啸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说罢,张昊天醉倒。

从此以后,张案首的名声传遍整个临安。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